第一章 少年,少女与森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望无际的旷野,铺满大地的草原。

  少女从遥远时代的黑暗中慢慢醒来。

  卷起青草碎屑的微风,拂过她与身边小精灵的面庞。

  轻轻的触感,就像是母亲抚慰着自己孩子的面庞。

  草地与树冠连成了绿色的海洋,风一吹过,绿色的海浪在平原上奔流汹涌。

  依傍着大山,荧跟着派蒙往她们约好的地点前进。

  “众所周知,语言与诗歌随风飘荡....”

  女孩身边的小精灵身上一闪一闪的,派蒙闭上眼睛像是一位学者一样为荧讲述着这片土地的过去。

  只是....已经半天滴水未进的两人,已经有些饿了。

  “嗯?是什么味道?”

  一阵香气,从不远处飘到了飞着的小馋虫的鼻子里。

  派蒙变了脸色,把小手在胸前搓了搓。

  “荧,要不然我们过去看看吧。”

  金发少女对此并无意见,反正是旅行,各处各地都是要看看的。

  两个小家伙偷偷摸摸地寻着香味往前摸。

  一步一步,越过草地,不知不觉间,二人进入了森林。

  铺天盖地的树枝把阳光完全遮住,只能从散叶之间偶尔撒下些许的阳光,原本阳光明媚的天气,此刻却变得格外幽深,只是那闯过层层关卡的碎阳,却又为这片安静的森林添上了些许祥和。

  “好香的味道啊。”

  进入森林,没走几步,比外面更加浓烈的香味毫无遮拦地飘散开来。

  没吃饭的两个人怎么可能抵御得住这种气味,就连先去七天神像看看的约定此时都被二人抛在脑后。

  荧的粉舌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角。

  她的直觉告诉她,不远了。

  果然,再次踏过一篇灌木丛,香味的源头出现在了两人的眼中。

  那是一位打扮的十分奇怪的少年,黑发黑瞳,身上穿着的衣服跟那些路上远远见过的人的打扮也颇为不同,长相清秀,身高的话由于他在坐着,也无法准确的估量,但是最起码好像要比荧自己高一些。

  男孩正在火堆上烤着什么,那正是勾引二人前来的罪魁祸首。

  一边烤着,白启云还一边用手对面前的肉扇着风。

  嘴里念念有词,“果然没有神之眼的话就只能做到这种程度吗。”

  看起来少年对这份能够吸引天外来客的烤肉还有着诸多不满意的地方。

  “嗯?”

  在感受风的动向的时候,少年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一抬头,两个大活人站在自己的面前。

  “呜啊!!”

  这下差点没把白启云吓昏过去。

  “你们两个,走路都没声音的吗?”

  少年被吓得有些气急败坏,没有管对方到底是不是美少女,一顿狂轰乱炸就怼了过去。

  两个现行犯也有些不好意思。

  派蒙在天上画了个圈然后躲到了荧的身后去了,看这意思,是要交给荧来处理。

  没有时间管伙伴那有些不仗义的行为,荧面对着少年,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

  她是习惯了把一切都当成是冒险,所以在探索香味源头的时候,下意识地就压住了自己的脚步。

  派蒙就更不用说了,她那个是用飞的。

  “抱歉,让你受惊了。”

  不管怎么说,先道歉是肯定没错的。

  少女低下了头,那有些清甜的嗓音也随着风飘到了少年的耳朵里。

  顿时,那被吓到后的惊慌瞬间消散不见。

  “额...也不用这么正式啦。”

  对面这么一搞,反而弄得他好像是什么坏人一样。

  白启云连忙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什么大事。

  只是话音这么一停,两人之间就又变的尴尬了起来。

  金发的美少女!

  糟了糟了,该怎么跟女孩子交流来着?

  白启云咽了咽口水,发现自己在以往那短暂的人生中,跟同龄女孩的交流简直少得可怜。

  看着她那璀璨的如同宝石般美丽的瞳孔,他有些不知所措。

  怎么办,怎么办?

  最终,他只能从牙缝里憋出一句他爷爷那辈经常用的璃月问候语。

  “吃...吃了么。”、

  ——好的,真棒!不愧是璃月的古老智慧,在这一刻把我的口吃体现的淋漓尽致。

  白启云在空气中嘎巴了几下嘴,像是死去的鱼一样。

  看的荧笑了出来。

  “噗~”

  少女笑得香肩乱颤,绑成小辫子的金发在耳边来回晃悠。

  过了一会后,荧伸出白皙的手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眼泪。

  “你好,我叫荧,你呢?”

  “额,我叫白启云,是一名见习厨师。”

  白启云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失态,用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来缓解尴尬。

  看到二人间的气氛十分不错,派蒙也从荧的身后飘了出来。

  白色的小精灵飞到二人中间,身后的飘带像是翅膀一样,忽闪忽闪的。

  “你好,我叫派蒙。”

  “呜啊,风史莱姆!”

  然而派蒙如此具有冲击力的登场并没有给白启云一个好的印象,反而是又把他吓了一跳。

  派蒙有些生气地掐起了腰,小脸也鼓鼓的。

  “你说谁是风史莱姆啊!”

  “可你这个,会飞的,不是风史莱姆还能是什么?”

  “怎么可能,你见过我这么可爱的,会说话的风史莱姆吗?”

  仿佛是为了证明给白启云看,派蒙又特意飞了两圈,然后对着他扮了个鬼脸。

  “决定了,我要给你起个难听的绰号,嗯....就叫你‘做饭的’好了。”

  起名小能手派蒙拍拍脑门就想出了一个新的外号,该说真不愧是派蒙吗。

  “做饭的...听起来好像也没什么。”

  反正他也是个厨师,这么叫还正好。

  稍微交流了几句,白启云也愿意相信面前这个会飞的小家伙不是那些智力低下的风史莱姆了,毕竟史莱姆可不会给别人起绰号。

  至于智力低不低下嘛...还有待商榷。

  “不过话说回来,你们两个过来是要干什么的。”

  听到白启云的问题,二人都有些不太好意思。

  “我们...是跟着香味一起过来的。”

  最后,还得是荧来回答。

  只不过,话语间也多有害羞之意。

  “香味?”

  白启云看了看对面二人,又看了看地上还在烤着的烤肉。

  好像是有点香味来着?

  看到白启云愣了一下,荧和派蒙还以为对方觉得她们不怀好意,赶紧想接着解释。

  只是,很快地,白启云就变得像是在家里餐馆时候的那样。

  “啊,你们是没吃饭吧,来来来,赶紧一起吃。”

  白启云像是招呼客人一样招呼着二人赶紧坐下。

  荧和派蒙大眼瞪小眼,互相瞅了瞅。

  原本的目的竟然在这时候实现了,二人便也没矫情,赶紧找了个地方席地而坐。

  一旁的白启云拿出餐具,把肉分割好,递给二人。

  刚刚从烤好的肉身上割下来的厚厚的烤肉排,从切口看,那内里粉嫩的肉质跟烤的有些焦褐色的外表皮产生了鲜明的对比,柔软多汁的内部,被调料浸透入味的外部,一口狠狠地咬下去,汁水四溢,两相合一。

  “唔!真好吃!”

  好吃到小馋鬼派蒙两眼直放光,她端着那都快有她脸那么大的肉排,一口一口地把它们送进了自己的四次元胃中。

  吃的腮帮子上都是油。

  而一边的荧就更不用说了,那吞咽的速度比派蒙有过之而无不及,甚至连说话的功夫都没有。

  “是吗?这是我模仿蒙德本地口味做的,还不是很成熟,你们喜欢就好。”

  对于白启云来说,每一份食客的肯定就是他成长道路上的一份经验。

  不断积攒的经验,将会变成他之后人生的重要记忆。

  “做的这么好吃...还是见习厨师吗?”

  被肉块塞满了嘴的派蒙,依然坚持跟白启云闲聊着。

  在她的世界里,给她好吃的那就是好人。

  “说起来,见习厨师什么的,难不成厨师还有考试?”

  一边狼吞虎咽后的荧此时已经解决了盘子那么大的烤肉排,极为优雅地正用手巾擦着嘴,如果没有看到她刚才的进食场面,白启云说不定都要被骗过去了。

  “啊哈哈...其实并没有那种东西啦。”

  为了人身安全,白启云没有对荧刚才的吃相发表任何观点。

  开玩笑,能悄无声息地靠近他的人,那肯定也能悄无声息地干掉他。

  即便看起来挺和善,那也不是惹她们的理由。

  当然,情绪激动的时候除外。

  “只是我爷爷不认可我的话,那我就只能是一个见习厨师。”

  想起了大老远把他从家里踹出来的老爷子,白启云就一阵头疼。

  说什么成为一名合格的厨师,明明他都已经很合格了,偶尔用自己的菜来招待往生堂的那位贵客,也没让人家有什么不满,这样都不算合格吗?

  对于自家老爷子的话,他还是一筹莫展。

  白启云换了下心思,看了看对面的金发少女。

  “别说我了,你们两个来这片低语森林干什么,不光光是为了我的菜吧。”

  “嘿嘿~我们其实是要——”

  “我是来找我的哥哥的。”

  荧比派蒙先一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金发少女用金色的双眸望向天空,却只能看见被树木遮盖住的树冠之海。

  “其实,我一直在找我的哥哥,只不过没有什么头绪,对了,你见过长得跟我差不多的人吗?是个男生。”

  “嘶~男生。”

  白启云认真地回想了下,发现并没有那样的记忆,只能摊开了双手。

  “抱歉,好像没见过。”

  荧也没有太过灰心丧气,只是刚才亮起的双眼稍微变得有些黯淡了下来。

  “不,没事,本来也没想过能这么轻松找到他。”

  看着少女的侧脸,白启云陷入了沉思。

  亲人吗,对我来说就像是老爷子那样的人吧。

  如果不见了的话,那确实应该竭尽全力地找回来才行。

  虽然心灵上是这么想的,但是白启云并没有把这份鼓励的话说出来,他只是这么静静地陪伴着荧,直到微风再次拂过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