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回归,谋夺银月宗灵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运文两人一路疾驰,很快赶回了家族。

  林泰恒等人得知以后,赶忙前来迎接。

  “三哥,此行可还顺利?”林运文笑着问道。

  “算是有惊无险吧,虽然没有完全将李家灭族,但是也差不多了,”林运文脸色有些放松,坐在了上首的椅子上。

  “难道是有些李家之人逃跑了?”林泰恒面带疑惑之色。

  “也不算是,”林运文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将事情大概的跟他们讲述了一番。

  “李天英出逃在外,这可是一个大威胁,不出点的话,随时会带来很严重的麻烦,”林泰恒皱了皱眉,面色有些严肃。

  “幸运的是,李天英已经被磨灭了心智,什么都不记得了,沦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魔物,不会专门针对我们林家,”林运志有些庆幸的说道。

  “老六说的对,这算是比较幸运的一点,不过,金沙盗就不同了,他们对我们的威胁更大,需要尽早铲除才是,”林运文皱了皱眉。

  “当年十三叔之事,就是他们金沙盗挑的头,而且,他们更是李家族人,也就是说,只要他们不灭,李家就不能说是彻底的灭绝,”林运志沉着脸说道。

  “上阳宗那边已经在着手调查了,只能搞清楚之后,就会对其下手,我也狠他们说了,到时我们林家也会参与其中,”林运文点了点头。

  “李家灭亡之后,整个大漠,筑基势力中,没人能是我们林家的对手,到时候,家族的势力定然会更上一层楼,”林运志目光定定的说道。

  “其实,我更关心的是,李家被灭了,他们在大漠中的产业利益如何分配?”一直未曾开口的林运昌突然问到。

  “对呀三哥,五哥说的对,李家的产业什么的,如何划分,不会被上阳宗他们独占了吧?”林运志赶忙问到。

  “我看应该不会,有着梦云跟上阳宗苏向北的关系在,他们应当不会这样做,”林泰恒摸了摸下巴。

  “这一点,上阳宗张明海也已经跟我初步商议了一下,李家的产业,我们最少会分到三成,而且,等这里的事彻底解决之后,他们离开大漠,我们到时候占有的还会更多,”林运文说道。

  “哦,上阳宗竟是如此大方?”林泰恒有些意外。

  “也不算是意外,毕竟我们现在也算是他们的附属势力,又是在他们跟李家对峙的关键时刻,第一个站出来帮助他们的势力,又有小云跟苏向北的关系在,也算是合情合理,”林运文点了点头。

  “只是这样一来,若水宗就没有意见吗,那个楚前辈,修为比周永元还要高深,”林泰恒还是有些担心。

  林运文摇了摇头,“若水宗那边应当没什么意见,毕竟最后她们也是要离开的。”

  “话说回来,我好像发现,你哥哥苏向北,跟那个若水宗的陈晓君关系好像不一般呐?”林运文转过头,对着苏梦云挑了挑眉。

  苏梦云轻轻笑了笑,“连你这个大男人都能看出来,我这个女子怎会看不出来。”

  “这么说,他们两个还真可能……”林运文脸色有些莫名。

  “应该吧,他也没有跟我说,”苏梦云摇了摇头。

  “说起来,那个苏向北跟张明海两人,着实有些不简单他们两个修为都是筑基圆满之境了吧,想必要不了多久,就能突破金丹了,”林运志感叹的摇了摇头。

  林运文赞同的点了点头,“却是,他们两个资质很好,修为也到了筑基圆满,只差一步就能突破金丹,上阳宗作为金丹宗门,定然会不遗余力的扶持两人突破,

  而且,上阳宗此次是奉了青天上宗的命令来功法李家的,如今李家被灭,青天上宗一定会赐下丰厚奖赏,苏向北两人又在这一次立了不小的功勋,日后结成金丹,是必然的了。”

  “夫君也不差,日后定然也能突破金丹,”苏梦云看向林运文,笑着说道。

  林运文点了点头,“嗯,我们两个都会的。”

  林泰恒笑了笑,站起来说道,“好了,你们回来了,我也就去闭关了,最近感觉修为有了突破的征兆。”

  “是吗,那十三叔赶快去闭关吧,家族有我们呢,就不用过多操心了,”林运文瞬间有些惊喜,赶忙说道。

  林运文心里很是惊喜,林泰恒此刻是筑基中期,一但突破,那就是筑基后期,战力实力都会更上一层楼,连带着家族,也跟着更上一个层次。

  “既如此,我也就不啰嗦了,这就去闭关了,”林泰恒说着,走出了大厅。

  在林泰恒走出大厅之后,林运志笑着说道,“在前些日子,十三叔修为就已经有了突破的征召了,只是因为你们在跟李家作战,他担心有什么意外,所以不敢闭关,如今可好,你们回来了,他也能放下心,轻松的去闭关突破了。”

  林运文点了点头,“这也是十三叔厚积薄发的结果,他之前一直在外,不得回归家族心有郁气,如今不但回到了家族,连心头大患李家也除去了,心境上的放松,修为突破也是水到渠成之事。”

  “对了,大哥那边呢,他一直在流沙绿洲,那边没什么事吧?”林运文出声问到。

  林运志摇了摇头,“没有,我跟大哥一直都有传讯。”

  “说起来,大哥一直留守在流沙绿洲,很少回到家族,我想着,应该将大哥替换回来才是,”林运文说道。

  “三哥说的对,不如就让我去替大哥回来吧,正好我也要历练一段时间,”林运志当即说道。

  “也好,既如此,那你最近抽个时间,就去流沙绿洲将大哥替换回来吧,”林运文点了点头,同意了他的请求。

  “以后流沙绿洲那边,该有家族的筑基修士轮流驻守,不仅流沙绿洲,暗火坊市那边,我们家族在那边的产业也会增多,也该有一个筑基修士坐镇,”林运文说道。

  “暗火坊市那边,就让我去吧,正好方便我提升炼丹术,”林运昌开口道。

  “好,以后,这些地方都要轮转替换,定一个期限才行,”林运文点头说道。

  两天之后,林运志跟林运昌相继离开了家族,前往了流沙绿洲跟暗火坊市。

  “现在家族的中的筑基后期修士有了你,马上就要在加上十三叔了,这样一来,家族的灵脉就有些不够用了,”林运文无奈的叹气道。

  “不若我们在凑一凑灵石,给家族的灵脉在提升一阶?”苏梦云说道。

  “家族灵脉提升是必然的,不过,还用灵石的话,就太过浪费了,家族也拿不出来,虽说我们两个在这一次战斗中收获灵石不少,但这终究是我们自己的,一直用自己的灵石补贴家族也不是长久之计,”林运文摇头说道。

  “那夫君打算如何做呢?”苏梦云转过头问到。

  “银月宗现在没有筑基修士,只剩一群练气修士,况且,银月宗乃是我们林家的敌人,如今不灭了他们,就算是好的了,我打算布下大阵,将银月宗的灵脉抽取出来,融入到我们家族的灵脉中去,”林运文定定的说道。

  “这……能行吗?”苏梦云有着担心。

  “应当没问题的,以我现在二阶中品阵法师的修为,倒是可以勉强的将之完成,”林运文说道。

  “那其他的势力没意见吧,我要不要先跟哥哥去说一声,让他想想办法,索性将银月宗的绿洲给我们就是了,”苏梦云说道。

  “不用,我们这样做,其他势力纵然不同意,也不敢有意见,还是不用麻烦他了,”林运文摇头拒绝。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动身去?”见到林运文这样说,苏梦云也不在迟疑,直接说道。

  “事不宜迟,我准备明天就出发,你留在家族看顾一下,十三叔在闭关,我走后,家族只剩你一个筑基修士了,”林运文说道。

  “好吧,”苏梦云点了点头。

  第二天,林运文离开了家族,他先去暗火坊市购买一些布置阵法的材料,才能去银月宗布置阵法。

  所以,他先来到暗火坊市,采购了一些布阵需要用到的材料,就脚步不停的来到了银月宗。

  现在的银月宗,因为宗门没了筑基修士,正是人人心慌的时候。

  林运文来到银月宗的绿洲,却发现银月宗整个宗门,已经被二阶大阵笼罩起来了,保护的结结实实。

  看着面前的二阶阵法,林运文皱了皱眉,若是硬闯的话,以他的实力,想要攻破,恐怕会花费好长的时间。

  不过,林运文却是不太担心,因为他就是二阶阵法师,面前的阵法他自然认识,也是了解的,这个时候,他就可以详细的观察面前的大阵,来发现其中的薄弱点,来寻求突破。

  他站立与虚空之中,一双眼睛,仔细的盯着面前的阵法,出现在他眼里的是,是一个又一个阵纹。

  这是二阶大阵,以林运文现在的阵法修为,想要看出其中的弱点,可不是一脸容易的事,也不可能在极短的时间将其发现。

  就这样,林运文在银月宗外面,仔细的观察了两天的时间,才稍微观察出了一丝破绽。

  在仔细的确认了一下之后,林运文不在迟疑,右手伸出一指,一抹灵光蹦出,直接击中了某一个方位。

  瞬时间,整个大阵微不可察的悄悄震动了一下,虽然很是微小,但在林运文看来,他已经将刚刚的哪一点破绽,放大了好多倍。

  此刻呈现在林运文眼中的,是又一个极大破绽的大阵。

  林运文嘴角上扬,轻轻笑了笑,下一刻,他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个红色的小旗子,将其抛了出去。

  小旗子被他抛到半空中定住,继而,林运文双手掐诀,对小旗子打入了一个又一个的印记,最后他才驭使着小旗子刚才的破绽处。

  一接触到阵法屏障,小旗子顿时微微颤动了一下,忽的一下消失不见了。

  一见此林运文轻轻笑了笑,下一刻,他整个人化作一道灵光,顺着刚刚小旗子消失的地方,钻了进去。

  重新落到地上,林运文已经是来到了银月宗的灵山上,进入了阵法。

  他虽然是能够看到阵法的破绽,还能将其扩大,但是想要凭此将阵法破掉,还是要费一番功夫的,与其这样,还不如利用破绽,短暂的打开一个小缺口,偷偷的进来。

  成功的进入银月宗,林运文没有在犹豫径直来到开始探测银月宗的灵山。

  又花费了三天的时间,将整个灵山以及灵脉探测了一遍,他才开始准备布阵的事宜。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要做一件事才行。

  既然已经来到了银月宗,林运文留不打算放过他们了,虽说银月宗的陆东鸣等人已经死了,整个宗门没有了筑基修士,对他们林家威胁不大,但是,要知道一个宗门的潜力和凝聚力是不容小觑的,若是放任他们不管的话,等银月宗日后再度崛起,势必要对林家完成麻烦,语气如此,还不如从根本上,断绝了这一个可能。

  于是林运文来到银月宗的宗门大殿,直接闯了进去。

  林运文体内的气势调整到最高,灵力毫无犹豫的宣泄而出,大殿的大门直接轰然破碎。

  “什么人?”

  “放肆!”

  突如其来的动静,直接将里面的人群吓了一跳,反应过来,他们一个个的对着林运文怒声呵斥着。

  “你不是我银月宗的人,你是何人,如何进来的,来我银月宗干甚?”人群走出了一个中年修士,对林运文冷声说道。

  林运文抬起头,一双眼睛微微眯起,身上的气势毫无保留的向着面前之人宣泄而去。

  瞬间,这中年修士就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整个人也扑通一下跪到了地上。

  其他的人虽然靠后,但是在林运文的筑基威压之下一个个也是瑟瑟发抖。

  “你,你是林氏族长林运文?”一个修士看着林运文,颤颤巍巍的的说道。

  “哼,今日,我就是来了解你我两方之间恩怨的,”林运文冷着脸说道。

  听到林运文的话,这些人全都面如死灰之色,脸色煞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