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筑基庆典前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运文再洞府里修炼了三天的时间就出来了。

  最先赶来的,是曾家的家主曾云峰。

  这让林运文有些没有想到,曾家竟然会第一个赶到,他以为回事紫阳谷的。

  林运文将曾云峰客气的迎进了家族大厅,同时,已经有族人送上了灵果灵酒。

  “哈哈,真是可喜可贺啊,贵族在林族长的带领下,早已经超过了往日,现如今更是新添了一位筑基修士,实力可谓是蒸蒸日上啊,”曾云峰满脸笑意的说道。

  “曾家主过谦了,我们林家也实力一向弱小,如今只不过是增加一位筑基修士而已,算不得什么,”林运文客气道。

  林运文跟其寒暄了一番之后,就派族人将他送到了安排好的住处。

  在之后到来的,果然是紫阳谷,来的事谷主丁立。

  “哈哈哈哈,真是恭喜林族长,恭喜林家了,”人还没到跟前,粗狂的声音已经到了林运文的耳边。

  “哈哈,丁谷主快里面请,”林运文笑着将他迎进了大厅。

  “咦,林族长你修为突破了?”刚刚坐定,就听到丁立惊疑的声音。

  林运文轻轻一笑,点了点头,“侥幸而已,前几天刚刚突破。”

  “好啊,这可真是双喜临门,喜上加喜啊,”丁立拍了拍手,面上笑的更加开心了。

  一阵欢笑过后,就见丁立脸色收敛了很多,他看着林运文,开口说道,

  “林族长,想必你也知道,银月宗的筑基庆典,跟你们的是同一时间吧?”

  听到丁立提到这个,林运文脸色沉了沉,脸上的笑容收敛了起来。

  林运文点了点头,“这个我自然知道。”

  丁立接着说道,“银月宗这样做,明显是冲着你们来的,现在的银月宗,已经彻底的什么都不顾了。”

  林运文冷哼了一声,“我们跟银月宗已经彻底的撕破了脸,他们自然会处处的跟我们作对。”

  “只是,如此一来,各个势力之间,难免要在你们两家之间衡量了,”丁立摇头道。

  “其他的势力如何站队我不管,只要银月宗不主动找事,我还不想大动干戈,”林运文皱眉道。

  “我的意思是,因为之前传出李家对你们做出的那些事,其他的势力难免要顾及李家,这个时候,银月宗在做些什么,你们很容易被孤立,”丁立提醒道。

  林运文皱了皱眉,随即说道,“可现在也做不了什么了,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好,不管怎样,我们两家都是一起的,银月宗跟你们过不去,我们紫阳谷就不会做事不管,”丁立当即说道。

  “好,我们林家同样是这样,”林运文笑着点头道。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距离筑基庆典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各方势力也纷纷到来了,不过,几乎都是筑基长老,家主宗主都没来,林运文也知道,他们应该是去了银月宗那边。

  对于这些势力的选择,林运文也不会说什么。

  若论起实力,自然是林家更胜一筹的,林家现在有林运文这个筑基中期修士,一个筑基初期修士,还有一个筑基中期的客卿长老,这还不算没有在明面上的林泰恒。

  他们之所以这样做,都是因为李家。

  他们怕李家之后要对林家动手,或是放弃林家之类的,所以就做了这样的选择。

  在筑基大典开始的前一天,李兴业才最后赶来,林运文亲自将他迎进大厅。

  “林道友,在下来道贺来了,”李兴业笑眯眯的说道,同时,从从储物袋里拿出了一个盒子,递给了林运文。

  林运文接过来之后,没有打开直接收了起来。

  “说起来,在下还刚刚发现,道友你这修为突破了?”李兴业看着林运文说到。

  “前些日子侥幸突破的,”林运文说到。

  “道友真是好运道啊,”李兴业赞叹了一句。

  “对了,银月宗的筑基大典,道友派人去了吗?”李兴业突然问到。

  林运文摇了摇头,直接说道,“自然没有,在下还不会去假惺惺的去恭喜一家的仇人。”

  “说起来,你们两家也是误会,就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化干戈为玉帛吗?”李兴业叹息道。

  林运文嘴角一勾,“若是银月宗答应的话,我林家也未尝不可啊。”

  反正跟银月宗斗争以来,死伤的,都是银月宗的弟子,他们林家没有损失什么,林运文心里想着。

  “哦,林道友答应了?”李兴业挑眉道。

  “若是道友能够说动陆东鸣,在下也没有意见,”林运文说道。

  “好,既然这样,回头我就跟陆宗主联系,看看能不能不成此事,毕竟,我们大漠的实力还是太弱小了,必须要保存实力发展,不能总是窝里斗,”李兴业感叹道。

  林运文皮笑肉不笑的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说起来,贵族这些年来也是殊为不易,几次三番的波折,几年前的飞星门入侵,还有三十年前金沙盗的公然挑衅,贵族都一一的挺了过来,能发展到今天,也是殊为不易,”李兴业突然说道。

  林运文脸色有些怪异,他不明白李兴业这是什么意思,话里再次提起了金沙盗,莫不是在映射十三叔的事?

  “对了,那日焚天盗的大当家说,林泰恒就藏在他们其中,应该是在第三处据点,你们攻打的时候,没有将他救出来吗?”李兴业问到。

  林运文心里冷笑一声,面上却摇头叹息一声,“救出来了,不过,却是一具尸体。”

  “尸体?这……”李兴业脸上漏出了惊讶的神色,颇为可惜恶心摇了摇头。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焚天盗跟金沙盗一样,都是匪徒,我十三叔到了他们手中,岂能好受,”林运文无奈的说道。

  “不过还好,焚天盗已经被剿灭了,你们也能将他的尸体好好的安葬了,”李兴业说道。

  林运文默然的点了点头,没在说什么。

  “对了,不知能不能带我去他的墓前看看,我也好祭奠一下,”李兴业突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