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焚天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运文听了李兴业的话,有些惊讶,萧战这是,跟其他的女修跑了,私奔了?

  “那女修是焚天盗的人?他们莫不是算计好了?”林运文皱眉疑惑的说道。

  “一定是这样,这群盗匪真是一刻也不得安生,若是不将他们剿灭,日后怕是有大麻烦,”李兴业恨恨的说道。

  “只是,按理来说,焚天盗怎么会有胆子找你们的麻烦?”林运文很是不解,纵然焚天盗的实力不俗,足足有五六位筑基修士,可是很李家比起来,还是不值一提,他们怎么有胆子这样做。

  “若说其他的盗匪不敢如此做,唯独这焚天盗却是不同,他们早在一开始,就跟我们李家接下来很深的仇怨,这么些年来,一直在想办法报复,只要让我们李家不好过,他们就开心,”李兴业沉声说道。

  林运文暗自叹了口气,恐怕整个大漠,也只有李家能够承受得起焚天盗这样势力的报复,纵然是魄水宗,面对焚天盗,应该也会极为艰难。

  林运文点了点头,“那不知,贵族需要我们如何做呀?”

  “林道友先在坊市暂留些时日,我还通知了其他的势力,等到其他势力聚齐之后,届时会有大长老亲自出面,”李兴业说道。

  林运文眼光一闪,李家这样大张旗鼓的将所有的势力召集到一起,一定是要有大的动作。

  “好,那我就静等道友的消息,”林运文点了点头,说道。

  随后,林运文就离开了大酒楼,回到了酒铺。

  “族长,事情怎么样?”林泰民走上前问到。

  “李家发出了召集令,令所有的势力都齐聚坊市,恐怕,接下来,会有大动作,”林运文皱眉说道。

  “又是风雨欲来的前兆啊,最近几年不知是怎么了,大漠修仙界越来越不平静了,”林泰民叹息一声。

  “是啊,局势越来越动荡了,”林运文呢喃了一声,静静地出神。

  在酒铺里静等了日子,没等来李兴业的消息,却先等到了丁立。

  “丁谷主什么时候到的坊市,”林运文开口问到,并将其迎向后院。

  “刚到不久,”丁立回了一句,有接着说道,

  “萧战之事,林族长也听说了吧。”

  林运文点了点头,“略知一二。”

  “啧啧,没想到,李家这样的大漠霸主,竟然也会被盗匪给耍了,”丁立摇头说道。

  “丁谷主知道?”林运文有些惊讶丁立竟会知道具体的消息。

  看到林运文惊讶的样子,丁立笑了笑,“不就是萧战跟焚天盗的一个女修跑了吗,这事现在几乎所有的势力都知道了,还有什么好隐瞒的。”

  “消息传的这么快,”林运文有些无语,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若是不出我所料,这李家此次将我们召集起来,定是要对焚天盗下手,”丁立笃定的说道。

  “想要剿灭焚天盗,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单是他们的藏身之所,我们就无从知道,”林运文说道。

  “焚天盗这一次,狠狠地落了他李家的面子,让李家在整个大漠出了丑,李家岂能能善罢甘休,”丁立摇头说道。

  林运文沉默了一下,开口道,“这事一出,也不知银月宗和孙家会如何做,还会不会继续向我们出手。”

  “可能性不大,不过还是要防备他们两家,”丁立说道。

  就这样,又等了两日,林运文才接到了李兴业的传讯,让他去大酒楼的顶楼。

  没有犹豫,来到顶楼之后,一眼就瞧见了坐在上首的李有海,以及他旁边脸色阴沉的李有蓉。

  林运文收敛了一下情绪,走上前行礼。

  “大长老,三长老,”林运文微微躬了躬身,见到李有海点了点头,他就要转身走向一旁坐下。

  突然听到了李有蓉开口,“你可见过萧战那个狗贼?”

  林运文诧异了一下,立马回到,“没有,在下跟他没有交集,没见过他的面。”

  “可别是你在瞒报,”李有蓉皱着眉说道。

  林运文刚要开口反驳,就听到李有海开口了,“好了,你不要总是逮住人问,萧战已经被焚天盗的人带走了,林族长怎么会知道在哪。”

  听到这话,林运文就没有开口,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刚坐下,就见外面走来了一人影,林运文定睛一看,正是银月宗的陆东鸣。

  陆东鸣一进来,就看到了林运文的身影,不由得眼睛冒火,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他,恨不得将林运文给吞下去。

  林运文却是没什么反应,甚至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给他。

  最终,陆东鸣有些恨恨的收回了目光,走到了一旁。

  等所有的势力都来齐了之后,李有海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目光扫视着下方的众人,眼神凌厉。

  “叫诸位来此的目的,想必也都听说了一些,但是,在此,我还要在重复一遍,”李有海沉声说着,眼睛没有离开过台下的众人。

  “就在前两天,焚天盗的修士,用非常粗鄙的手段,将我族的萧战给掳走了,至今下落不明,

  焚天盗此举,不仅是对我李家的挑衅,更是对整个大漠所有修士的挑衅,为此,我们能忍吗?当然不能,”李有海逐字逐句的说道。

  “大长老说的对,焚天盗此举,真是丧尽天良,天理不容,不除去他们,怎能使众修士安心呢,”姜云亭立即迫不及待的应声说道。

  “对,大长老放心,剿灭焚天盗,就交给我们这些势力好了,想必其他势力应该会很愿意的,你说对不对呀,姜宗主,”张庆云说着,就将话题抛向姜云亭。

  姜云亭本就是应个声,拍个马屁而已,谁知道这张庆云竟然主动拦下了此事,还要将他们也拖下水,偏偏他还不能说什么。

  姜云亭扯了个笑容,连忙点了点头,“对,此事哪用得着贵族出手,交给我们这些势力就好了,我们这一十三个势力,每个势力出动一个筑基修士,就足以横扫焚天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