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神秘地洞(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族长,你看上面的这些照明珠好像有些不太一样,”苏梦云突然指着头顶说道。

  林运文抬头一看,发现头顶的照明珠散发出的光芒有些不太一样。

  准确的说,是一闪一闪的,当这一颗光芒大放的时候,另一颗就会稍稍收敛一些。

  林运文放眼望去,只见每两个照明珠,都是这种状态。

  在林运文还在思索的时候,一旁的苏梦云已经动手了,只见她一挥手,将一抹灵力打入了一颗照明珠内。

  然而,却是什么反应都没有。

  苏梦云皱了皱眉,“不应该呀,我记得我爷爷跟我说过,一般来说,这种静止的幻象,其破绽定在能动的东西上面,而这个通道没有能动的东西,只有这个照明灯在一闪一闪的,也就相当于另一种动了,可为什么不行呢?”

  林运文听了她的喃喃自语,眼前一亮,心里想起了什么,他向前迈出两步,双手同时一挥,两道精光一闪,直接打在了头顶的两颗照明珠上面。

  下一瞬,周围猛的一暗,两人的身影骤然陷入了黑暗之中。

  林运文皱了皱眉,这无边的黑暗,让他什么也看不见,就连神识也都隔绝了,无法探查,这给他一股不妙的感觉。

  “苏道友?”

  林运文试探性的喊了一句,可是没有得到一丝回应。

  就在他刚想要弄一个火来照明的时候,就突然听到了一个诡异的声音。

  那声音,就好像是什么人在发笑,紧接着,又伴随着咔嚓咔嚓的声音,还有咀嚼的声音。

  这让他心里升起了一丝不安,于是,它就不在犹豫,右手一挥,一个火球冒出,缓缓悬浮于半空之中。

  火球散发出的亮光,照亮了周围,这也让林运文成功的看清了周围的一点情况。

  然而,让他错不及防的是,一具僵尸似的尸体就矗立在他不远处。

  他看了看周围,却是没有看到苏梦云的身影。

  在整个石室内,出了一片黑暗之外,就只剩林运文和面前的这个僵尸尸体。

  林运文向前走了两步,探头小心翼翼的看了看这尸体。

  只见这尸体双手被铁链束缚住,双脚站地,头却还高高抬起,给人一种自傲的感觉。

  而且,更加诡异的是,周围散发着一股股恶臭般的腐烂的气息,而这尸体却是丝毫不见一点腐烂的迹象。

  看着尸体的面容,林运文皱了皱眉,用感觉好像见过一样。

  他沉下心,仔细的想了想,终于记起,这人的面容,跟之前壁画上那个为首的魔族之人一样,只是身上的衣服有些破烂罢了。

  林运文心里隐隐有些心惊,他好像是闯入了一个了不得的地方。

  就在这个时候,舒服着尸体的锁链突然晃动了一下,发出了哗啦啦的声音。

  这将林运文吓得一跳,赶忙向后退了几步,一脸警惕的看着尸体,准备随时动手。

  然而,尸体还是那个样子,没有一点动静,好像刚刚就没有发生过一样。

  林运文心下暗暗松了口气,转过身想要看看怎样离开这里,这里总给他一股不安全的感觉,这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小子,你要去哪?”

  一道沉闷的声音突然响起,林运文身影瞬间就僵住了,身上直接冒出了冷汗,一股极其危险的感觉降临在了他的心头。

  与此同时,他还感觉到一股极致的威压,笼罩住了他,让他呼吸猛的一滞。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他乘坐在一艘小船漂泊在大海之上,随时有倾覆的可能。

  林运文不敢直视他,侧着头,只能用余光打量这这具活过来的尸体。

  这尸体双手一握,束缚在他手上的锁链就毫无征兆的崩开了。

  他两手甩了甩,活动了活动,这才抬眼看向林运文。

  瞧见林运文的小动作,他嘴角一勾,右手一挥,林运文就感觉一股莫名的力量,直接将他的身体转了过来,使他正面对着尸体。

  这尸体仿佛是刚刚重获新生,心情好像很不错,并没有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反而是似笑非笑的看着林运文。

  此刻的林运文,心里非常的紧张,这尸体的目光盯在他身上,让他感觉非常的难受。

  下一刻,林运文注意到,他的目光盯在了自己的手上。

  他稍微低头看了看,就看到了手上待着的那个戒指,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面前的这人突然发狂了起来。

  先前的笑容早已经烟消云散,现在的他,脸上阴云密布,周身颤抖不已,好像是要发狂的征兆。

  “你是云鼎仙宫人,是那个老匹夫派你来的?”这人厉声呵斥道。

  没有等林运文辩解反驳,这人突然毫无征兆的出手了,直接一挥手,将他打飞了出去。

  林运文的身子,直接撞在了墙壁之上,咳出了大量的血。

  林运文无力的躺在地上,身上提不起一丝的力气,更别说调动体内的灵力了。

  踏踏的脚步声响起,林运文抬起沉重的眼皮,见到这人已经站在他跟前。

  突然,他伸手指了指林运文脖子上的蛇牙项链,“你这是从何得来的?”

  林运文见他指着自己的蛇牙项链,尽管心里有些疑惑,但还是开口道,“这个我从小就带着的。”

  突然,他一挥手,直接将蛇牙项链拿在手中,仔细的摸了摸,瞥了眼林运文,

  “你跟他玄蛇这老家伙是什么关系?”

  听到他的问话,林运文突然一懵,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看到林运文的神情,这人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算了算了,看在玄蛇这老家伙的面子上,就放过你这次。”

  说着,他就将蛇牙项链又扔给林运文,就转过身离开,可没有几步,又停了下来。

  他一挥手,林运文手上的戒指脱落,落入了他的手中,然后就渐渐没入了黑暗之中。

  仙界,云鼎仙域仙宫之中,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突然睁开了双眼,站起了身。

  “师祖,出了何事?”一旁的童子疑惑的问道。

  “他出来了,”老者深邃的眼眸,看着云中深处,定定的说道。

  “他是谁?”童子疑惑不解,不懂看着在说什么。

  老者叹了口气,摆了摆手,“无事,继续打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