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前尘往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英雄?哼!”女鬼冷哼一声,不屑的笑了笑。

  “他一个负心之人也配当英雄?”女鬼冷声说道。

  “你什么意思?”林运文皱眉问道。

  “林泰平是你什么人?”女鬼突然对林运文问道,

  “他是我七叔,怎么?”林运文疑惑的看向女鬼。

  女鬼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即再次看向林运文,

  “那他有没有想你提起过一个陈燕青的女子?”女鬼再次问道。

  林运文有些意外的看了女鬼一眼,眼中眸光流转,好似猜到了什么。

  他摇了摇头,“没有,七叔他没有提起过陈燕青这个人。”

  “不可能,他怎么可能会这样,不可能的,”女鬼厉声喊到。

  林运文看着有些癫狂的女鬼,没有说什么。

  “肯定是你在骗我,对,就是这样,你在骗我,对不对?”女鬼看向林运文,眼中的目光是探究?是乞求?还是希冀?

  林运文还是平淡的摇了摇头,给了她否定的答案。

  这一瞬间,女鬼的脸色无比的失望,整个人落寂无比。

  “林泰平,你怎么可以这样,你对我好狠啊,”女鬼眼中流出了一丝泪水,嘴里不停的喃喃自语着。

  林运文见到这一幕,心里仿佛是猜到了什么,嘴上说道,

  “七叔这一生没有娶过任何女人,所以就没有听他说过女人的名字。”

  “什么,你是说……”女鬼突然愣住了,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林运文。

  林运文平淡的看着她,没有在说话。

  “他,他没有娶妻?他真的没有娶妻?”女鬼说着,突然有些激动,向林运文走了过来,却被他伸手阻止。

  “七叔这一生都在为家族操劳,所以不愿意娶妻,”林运文说道。

  “呵呵!果然,他心里还是有我的,他还念着我,”女鬼脸上泛起了柔和的神色,带着追忆的神情。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见,是在茫茫的沙漠中,那时候,我刚逃脱妖兽的追杀,整个人筋疲力尽,

  然后,正好碰到了匆匆路过的他,他见了我之后,连忙为我疗伤,并且将我带到了地丘坊市,就匆匆的离开了,

  我当时很是遗憾,后悔没有问他的名讳,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可能在相见,

  可能是老天都在眷顾我吧,让我们在地丘坊市的大街上再次碰了面,

  当时他正带着他的族人,一起运送货物,出于激动,我直接跑到了他面前,

  然而,他确实已经忘记了我,不过,在我的解说之下,他又成功的想起了我,

  我也得知了他的名讳,他叫林泰平,是筑基家族林氏族人,

  在接下来,我们两个就经常碰面,又时还一起去猎杀妖兽,

  而情愫,就是在那样的情况中诞生的,

  我们两个互相表明了心意,于是就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那个时候,真是我们在一起的最快乐的时候了,

  甚至于,他都在积攒灵石,准备将我迎娶进门,正式跟我结成双修道侣,

  可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突然就消失了,只留下了一道讯息,说是要回家族,迎娶其他的女子,让我好自为之,

  一看到这里,我整个人都惊了,我迫不及待的去找他,去你们林家去找他,可见不到他的人影,

  我知道他就在你们家族,可她就是躲着我,不肯见我,

  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但我还是不肯放弃,隔三差五的去你们家族找他,直到有一天,我亲眼见到他跟一个女子一同出了门,这时,我的心才彻底的碎了,”

  说到这里,女鬼的脸上,早已经是流满了泪水。

  听了女鬼的叙述,林运文长长的叹了一声。

  “七叔他身有残疾,”林运文突然说了一句。

  “什么?”女鬼一愣,没明白他什么意思。

  “七叔他早年得罪了一人,那是一个筑基修士,而且是一个狠辣的盗匪,为了不被报复,他只能留在家族不敢出门,

  可一味的躲避是没用的,后来的一次外出中,他还是被那个盗匪给找到了,若不是最后老族长出现救了他,恐怕就没命了,可这样,他还是付出了一条手臂的代价,自此以后,他就彻底的留在了家族里,没有在出过门,更是没有娶妻,”

  林运文说完后,淡淡的看了眼女鬼,发现后者已经呆愣住了。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是我错怪了他,”女鬼喃喃自语着,表情逐渐失控,开始崩溃痛哭了起来。

  “你怎么这么傻,我们可以一起面对的,”女鬼哭着说道。

  看着女鬼的样子,林运文无奈的说道,“他还有家族可以依靠,有家族庇护他,他还可以安然无恙,可你不同,你只是一个散修,若是让那盗匪知道了你们的事,你就只有死路一条。”

  “可我不在乎,我只想跟他在一起,”女鬼大声喊到。

  “你不在乎他在乎,他不想你出事,”林运文同样喊到。

  女鬼再一次的崩溃,整个人凄惨无比。

  林运文站在她面前,没有在继续开口。

  良久之后,女鬼才稳定住了情绪,转过头看向林运文。

  “我可以去他牌位前看看吗?”女鬼一脸希冀的看着林运文。

  林运文深吸了口气,缓缓摇了摇头。

  “七叔牌位在我林氏祠堂内接受供奉,你一介女鬼,祸害数条人命,焉能进我林氏祠堂,”林运文拒绝道。

  “我求你了,只要让我看上一眼就好,”女鬼陈燕青对着林运文,缓缓的跪了下来。

  林运文一见此,赶忙向一旁躲了躲,并且开口道,“你不必再求了,不行就是不行,你先前杀了我林氏凡人数条人命,在下身为林氏一族的族长,还没追究你的过错,怎会放你进祠堂呢。”

  听到林运文毫不留情的回绝,陈燕青的脸色无比的失望,她满脸乞求的看着林运文,“真的不行吗,不能通融一下吗?”

  林运文再次叹了口气,还是摇了摇头。

  随后,林运文接着开口道,“与其留恋于此,还不如保留那段回忆,让其成为一个过往,随风散去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