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寒星不灭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八章 冒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是一个看上去毫无用处的东西,类似玉质的摆件,大约有半个手掌那么大。两只带翅膀的小兽纠缠在一起,组成圆润的长方体。说是印玺,其实只是形似,并无印。而且印玺指的是帝王的印,这则更像是个把玩的玩意儿。

  “所以这个东西有什么用?”纪青阑有些不耐烦。

  “哎,你们的东西,你觉得呢?”元山看向江明。

  江明摇摇头,他也是几天前才知道自己的身份,根本没什么族人的感觉。

  窗外,熔喜节已经告一段落,之前张灯结彩的节日气氛变成了落了一地的碎片。有人在街上慢慢清扫着,发出寂寥的沙沙声。

  最让江明在意的还是那些言论,父亲的死肯定跟马文联系很深。

  马文太过于道貌岸然,让从小生活在山谷里的江明无法接受。这几天来自于外界对成长的挤压太多了,根本是在拽着他跑。

  元山对此司空见惯,纪青阑又向来对人性没什么期许,所以江明只能在深夜中劝说自己,一定要学着接受,一定要学会这些东西,无论是人性上的还是脉术上的。

  未来在哪里呢?他说不清,但明天一定还有新的挑战。他甚至在劝说自己快点入睡,这样第二天才有精力。

  很难想象一个十六岁的孩子对自己这样严苛,他对自己的逼迫比外界还紧。

  纪青阑怼了怼元山:“为什么李云暄当时要把我推走呢?你让我练习脉术不就是要帮忙吗?”

  “你想多了,只是让你死亡概率低一点。以后少往上冲,听到没?”

  “可江明就冲了啊,你还跟他配合来着。”

  “你比他弱。”

  “我他妈!”

  马文逃了出来,在会议室中处理伤口。手下问他:“江明把信物抢走了,怎么办?”

  “倒也没有关系,那里……我其实派人进去过,但什么都找不到,也许他能找到什么吧,坐享其成就好。而且,他也不一定就是族长。如果是,就杀了他。”

  “然后再去找下一任族长?”

  “找什么?我就是,不是也是。”

  第二天李云暄传来消息,那个房间经过调查没什么特别的,泉水只是一种仿制的装饰,但仪式却是真实存在的一种东西,他们能通过这个仪式在熔喜节当天听到大地的哀悼。

  除此之外李云暄还恭喜他们,行动组当天晚上就被万复会那边打了一顿,但没揪出自己,一个替罪羊死了。那边给了他们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他们将在两天后进入悬崖旁边的迷雾。坞城海事局一直懒政,这次突然出了意外情况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上面又要派人来视察,得临时从监狱征调一些死刑犯充数,去悬崖底下面临一切未知的危险。行动组会冒充视察的人,而纪青阑他们则需要冒充死刑犯。

  这给人一种不真实,好像一切现实都建立在谎言之上。

  “可是咱们的气息怎么掩盖呢?”纪青阑问。

  元山摇摇头:“监狱里有风下人一点都不奇怪,甚至这次罪犯的选择是以风下人优先的。送死探路的事儿,当然不能可着本国人来。”

  “那李云暄他们是怎么处理气息的?”

  “万复会自有万复会的办法,啧,你怎么问题这么多?”

  江明眼看着两人又要开始拌嘴,便拽了拽元山,示意他自己饿了。元山分了神,纪青阑在他背后翻了个白眼。

  冒充罪犯好像还挺刺激,两个小朋友都兴趣盎然。元山说这次去的都是亡命徒,犯得还都是刑法,任务做得好并且活下来才有机会释放。所以一定要放开,要毫无底线,要狠。纪青阑一下子想到了千月无那种状态,她点点头表示明白。江明不怎么理解,问元山到底怎么演。

  元山说:“我现在是狱警,你们是罪犯,来试试。”

  话音刚落,他一抬手就让站在软塌上乱晃的纪青阑跪下了,完全起不来。虽说不疼,但纪青阑还是气极,她抬眼的一瞬间瞪过去,但又反应过来身份,于是陪着笑,学出那种毫无底线的样子:“我错了,求你了别打我,我错了。”

  元山冷笑一声也进入了角色,说:“真贱,跪着舒服还是站着舒服啊?”

  “我都听你的,你让我怎么样,我就怎么样舒服。”

  “那你跪着吧。”元山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说完,又把江明一下打到了软塌上,掐住他的脖子说:“你觉得你父亲该不该死?”

  纪青阑心里一惊,想回头看江明的脸色,但被控制着回不了头。江明不说话,眼里全是不敢相信的怒火。元山又逼他,掐得更狠一点:“说话,你父亲,该不该死?”

  江明眼泪流了出来,但还是咬牙说:“我父亲该死,死得好。”

  元山放开了他,扶他起来,帮他擦了擦眼泪,轻轻说道:“他们说的话、做的事比我狠多了,不过咱们慢慢来,还有时间。我们都知道你父亲不该死,但你要学着不在乎自己说了什么。”

  江明点点头,示意他再来。

  元山让他缓一缓,于是纪青阑又被掀翻了,她大骂一声“操”,转身被元山按在了墙上。

  “我操你妈,公报私仇是不是?”

  “你杀了那么多人,活该。”

  纪青阑反应过来元山还在戏里,便阴笑着接道:“小孩子肉质鲜嫩,难道不该为了我牺牲一下么?生命有什么高低之分,他们长大了就是我。”

  元山新鲜地看着她,饶有兴趣。

  没过多久,纪青阑就因为表现优异被刑满释放了,江明还在一次次挣扎。元山看着纪青阑感叹道:“我算是知道千月无为什么喜欢你了,你他妈骨子里就是个亡命徒。”

  纪青阑又瘫倒在床上,缓缓说:“演得好罢了,倒是亡不了命,太累,太无聊。”

  其他的事情就交给千月无去办,他们需要做的只有在合适的时间坐上千月无偷来的囚机,然后混进死刑犯的行列。纪青阑问过,千月无到底是干嘛的。元山只瞥她一眼,说,你想知道自己怎么不问他,他那么喜欢你,肯定全交代了。

  江明也问过,千月无哥哥是什么人。然后被元山怼了回去,说他怎么得个人就叫哥哥。

  纪青阑心说你不也一样。

  不管他们怎么问,元山从始至终对千月无的形容只有两个:社会上办事儿的,过命的兄弟。

  纪青阑想,也许当一个人身上的故事太多,就会变成一个没有故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