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寒星不灭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七章 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马文的声音传过来:“现在可以听我说话了吗?”

  “你们以为我怎么知道你们的存在?江锦恒已经死了,他背叛了我们。他的儿子江明乳臭未干,说是来找我拿信物,然后一起进入悬崖,见证下一任猲殷族族长到底是谁。但江明根本没想好好说话,还杀了我好多人。悬崖已经醒了,我们所有人都不再安全。我们的家人,朋友,一切想守护的东西,都已经岌岌可危了。”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里甚至带着呜咽。沉默片刻后,他继续说道:“还好江锦恒把他的资源都留给了我。我的好朋友们,我交出底牌。等咱们光复了猲殷族,这个屋子里的人就是新的盟署。咱们现在背靠矿场和贸易两座大山,有资本。武力方面,也不用担心。江锦恒对你们真的那么重要吗?他太温柔了,他掌握不好这样的资源。我可以坦白地说,现在我的人随时可以闯进各位的家中,但是我没有这么做,因为我觉得你们都是族人,我们是一家人。”

  底下沉默半晌,继而窸窸窣窣地开始出声,有人说“真没想到江锦恒是这样的人”,继而有人随声附和。江明的脸色变了,眼里冒出火来。

  马文继续扯淡道:“我召集你们来,就是为了说这件事。你们要拥护我成为下一任使者。我们要团结起来一起进入悬崖,然后拿到下一任族长的名字。悬崖已经被唤醒了,整个大地也在觉醒,一切都迫在眉睫。而且,时间马上就要到了。萤火陨落,生命沉睡。”

  随着大鼓声响起,那边传来叮叮当当的金属敲击声。

  一直持续到十二点,一切都沉寂了,然后又响起听不懂语言唱的歌谣。

  李云暄的语音一直没有挂断,此时突然传来轻轻的敲击声。

  元山感受着隔壁的动静,说道:“准备好。”

  秒针走到十二的时候,那边传来巨响。元山骂了句“操”,瞬间转身把江明扑在对面的门上,千月无一把抓住纪青阑飞了出去。持续的爆炸声响起,纪青阑什么都看不见,只感受到哗啦啦的水劈头盖脸地浇下来。

  “艹,这他妈什么水?”元山骂道。

  李云暄吼道:“小王快去拿印玺,在马文手上!”

  元山立即反应过来这是喊给他听的,于是一转身就飞了出去,踏在墙上几个扭身窜到隔壁房间中心,千月无一瞬间离开了纪青阑身后,就像是第一次见面那样。他飞了过去,斩断那个人的手拿了印玺。但迅速又有人飞扑上来,千月无能力再强也无法脱身。纪青阑贴在门上没缓过来,外面有人疯狂敲门:“你们四个人进一个厕所也就算了,现在还弄出这么大动静,干他妈什么呢!赶紧出来!”

  正说着,一道闪电劈过来,江明一脚把纪青阑踹开,自己也向后飞去。门板从中间切断,门后的人也令人惊悚地裂成了两半。

  江明没再吐,他迅速转过身去观察有没有能帮上的地方。

  整个房间里都是石壁,仿佛突然从现代房子中穿越到了洞穴。那石头好像是生长出来的,而不是粘贴装饰。地上放着一堆软垫,打翻的酒水撒在上面,一旁的迦叶粘成一叠。这些东西都再正常不过了,因为挨家挨户都是这样。可棚顶上漂浮的萤火却有所不同,并无发光源,就是一团迷迷蒙蒙的亮光。房间的最中心处是一眼泉水,形态跟家里的一样,正汩汩地向外冒着晶蓝的液体,跟钢笔水似的。巨大的龙椅放在泉水旁边,一看就是马文的审美。

  这里是简单的祭祀吗?那么祭奠的是什么呢?

  歌谣还在唱着,万复会的人也动了起来,打斗声像是来自地府的纷争。现在,一批是马文的人,他们都穿着斗篷。另一批是万复会的人,蒙着脸身着夜行服。还有就是纪青阑他们,穿着当地的衣服,显眼且现眼。

  元山在那边跟万复会的人缠斗,江明飞速冲到身边试图帮忙,纪青阑只好也冲了过去。

  李云暄见纪青阑过来,十分无语,只好侧身让马文打中,飞出去把纪青阑撞到了一边。她趴在纪青阑身上说:“这是我第二次为了救你受伤了,以我的身手十年都受不了这么多伤。”

  纪青阑想站起身来,李云暄按住她说:“别动,装晕得了,你上去送死吗?”说完便又转身回到战场。

  另一边,元山一把推开江明,自己身上挨了一下。

  “你去跟纪青阑一起躺着行不行?”

  江明眼神一下子暗了下去,但固执地留在原地没有走,跟元山合作起来。一来二去,竟然也有模有样。元山很惊讶,这个少年根本就是在拼命。他打出了十分诡异的招数,对手忽然面露痛苦地躺在地上,浑身的血管爬了出来。

  江明惊呆了,他第一次知道这个猲殷族的脉术会造成怎样的伤害。

  纪青阑躺在地上,脑子还是乱的,感觉自己像个废物,只能努力把自己融入地面。她惊奇地发现,石头竟然是温热的。

  此时,元山和千月无终于找到空挡,两人的配合从来都十分默契,这是出生入死多次磨练出的直觉。酒馆的人已经冲了进来,他们想要找到打破平静的罪魁祸首又没有目标。元山踢了纪青阑一脚示意她准备走,与此同时,他飞身钻在一个飞旋的斗篷下面冲向千月无,千月无闪身遮住元山。元山冲出来之后出其不意地打开一个豁口,让千月无和自己都得以脱身。

  不过离开自然也是没有这么简单的,纪青阑带他们躲到了来之前就观测好的一个小森林里,用植物包裹住他们浑身的气息。千月无没再跟他们一起,离开前轻轻撩起纪青阑的一缕头发,出乎意料地直接斩断带走了,给她气得够呛。

  纪青阑本来以为就要这样开始逃亡之路,但元山说万复会现在闹出这么大动静已是越矩,搞不好就会变成两国外交问题,所以不必担心。

  再次回到商业街的小房间里,他们才有时间细看到底抢了个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