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寒星不灭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六章 熔喜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样的节日,丹粟堂会整天营业。墙上的水波纹也真的流动起来,平时可舍不得这样的能源耗费。丹粟神像立在那里,单脚点地,双手在头顶托举起一个璀璨的玉石珠。离盟国的雕塑风格比风下国野性很多,只有一条飘带裹住她的身体,在空中飞舞。

  纪青阑把香护在胸前,遥遥地看那边祈福的人。他们跪得好利落,元山也是。他带着江明一系列仪式做下来,熟练得很。纪青阑想了想,把香折断丢了,然后找了个木牌,上面写上“愿杨宇轩前程似锦”,挂在了角落的一棵不知名的树上。元山护着江明笑盈盈地穿过人群,说他们许愿今晚顺顺利利。纪青阑这才想到她忘记这件当下最重要的事了,江明说没关系,他已经替纪青阑许过愿了。

  走到街上,挨家挨户都在庆祝,游街花车也出来了,还有舞龙的,红色的烛火刮过头顶,发出隆隆巨响。祈福传统很多,这里每家门上都挂着迦叶,一种巨大的绿色叶子。本来还要用海水洗手,往地上撒牛毛,但现在为了环保也不提倡了。

  也就是小地方才有这么浓厚的节日气氛,纪青阑记得大城市的熔喜节连烟花都是虚拟的,游戏也不过是商家的促销手段。

  元山不知道从哪儿搞了个竹节,问她会不会用竹节放烟花。纪青阑摇头,元山在她身边环抱住她,用絮因子充满竹节,它便从另一端爆开紫色的焰火。相当小,也相当简陋,砰的一声,吓得纪青阑往后窜去,踩了元山一脚。元山的笑在耳边响起,,纪青阑心里轰隆一声,元山这种社会经验的小把戏最能唬住她。

  节日当天,少男少女们更加肆无忌惮,纪青阑被抛了满身的花朵。突然有一束花被中途拦了下来,纪青阑抬眼一看,居然是莫邑。她又惊又喜,但又瞬间想起他一直没联系过自己这件事。

  莫邑上前摸了摸纪青阑的头,说:“我知道你在这里,你一消失我就知道了。不联系你是因为一直在忙,对不起。这几天开心吗?”

  纪青阑被全面的回复搞得无话可说,她涌上委屈,声音发硬:“不开心,有什么开心的?”

  莫邑笑了笑,给纪青阑戴了一个项链,那是一个透明的圆球,里面是一个萤火。

  “给,每个人都有,你也要有一个。”

  元山在一旁拽着脖子上的萤火炫耀:“我和江明都有,是纪青阑自己不愿意戴项链,你来这儿干嘛的?”

  莫邑听到动作一顿,纪青阑抬头冲他笑着摇摇头,他才继续戴项链的动作,一边说道:“来杀一个叫壬午祥的人,你们这边确实不太平,悬赏好多。”

  “那你怎么会来这边?不是忙吗?”纪青阑说。

  “路过,发现你就在附近,来看看。这会儿就该走了。”

  该走了。三个字把纪青阑的话都噎了回去。好像短暂地获得了支撑又失去。莫邑跟元山说:“你照顾好青阑,她还没经历过这些事,慢慢来,别急。”

  元山挂在江明身上笑,不置可否。纪青阑简直要哭出来了,这样的话没人给她讲过。也许就是因为莫邑这样温柔得滴水不漏,纪青阑才会一直失去分寸,一直依赖他。

  十点很快就到了,三个人无声地准备好一切,蒙上了脸。

  这种行动让纪青阑感到十分不安,因为一切都是未知数。而周雪静则往往习惯于提前计划好一切,她想到了这里,又开始惶恐。

  新横路三段整条街都是半地下商铺,人行道旁的楼梯通往地下,有的是杂货铺,有的是餐厅,5号建筑旁边刚好是一家酒馆,他们打算进去等着。而让纪青阑惊讶的是,她居然看到了千月无。元山打了个招呼,仿佛早就知道他在那里。纪青阑了然,私下通知了是吧?她讨厌死这种什么事都不讲的态度了,千月无过来又不是什么秘密,元山这人真是奇了怪了。

  千月无一过来就给了纪青阑一个拥抱,跟她说自己非常想她。他看见纪青阑手腕上的花,一把扯了下来,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皱皱巴巴的腕花给她戴上。

  “只能戴我的,你太坏了。”

  纪青阑笑着瞪大了眼睛,惊异于千月无的强词夺理。

  虽说即将迎来厮杀,但到了酒馆怎么能不喝酒呢?纪青阑刚准备点单,被元山一巴掌拍开。

  “带你喝酒来了?一会儿还有正事要做,别喝酒。”

  千月无从背后偷偷给纪青阑递了一个子弹杯,自己手里也有一个,示意她喝掉。纪青阑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她没问。偷偷摸摸让她感到快乐,她也学着千月无的样子一饮而尽,太辣了,整个喉咙都烧了起来。千月无搂着她无声地笑,元山就在这时候转身过来看,纪青阑抿着嘴扯出一个痛苦的笑容,元山嘴里说着“搞什么东西”,又转过身去。

  厕所贴近隔壁。四个人钻进去,手里端着果汁,猥琐地贴墙站着,画面非常不好看。

  “说的是十一点对吧?”纪青阑第一次出来干这种事,心跳非常快。

  “对,等信号。”

  “那你怎么知道是在外面等还是里面等啊?”

  “你意思在里面等死?”

  “哦……可不是说要抢东西吗!”

  “嘘,别说话,有消息了。”

  李云暄打来语音,那边是人嘈杂的说话声,好像在争吵什么。

  “江锦恒做的事有目共睹,现在形势这么差,凭什么相信你?”

  “他照顾我们那么久,你的话我们真的无法接受。”

  突然砰得一声,那边安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