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寒星不灭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四章 无人在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令士们守在各家门口,受伤了也不吭一声。纪青阑向另一侧看去,外面的空中甚至也飘满了令士,整个孔楼都被包围住。令士们敲打着每户人家的燕扉,让他们迅速撤离。有人喊着要拿财产,有人咒骂着自己的孩子动作太慢。令士们帮着大家落到地面上,被骂了也只是面露无奈与落寞,并不还口。

  纪青阑落到地面之后,紧贴着群群。她并不害怕,看到这种场景反觉得颇为有趣,尊长牵她太紧了,但她只担心群群。死人的事一定不是好事,不过仍旧可称为无聊学习生活中的调剂。逃窜出来的居民千姿百态,大多穿着睡衣,有人干脆裸着。素颜的人群让纪青阑心理负担没那么重,大家都一样不堪,自己反而显出优越的平静来。

  纪青阑四处扫视着,一切打破平静生活的事都让她感到兴奋刺激。人群中,一个高大的男人直愣愣地盯着楼上,脸色铁青。太高了,也不只是高,总之没有人能不注意到他。在纪青阑穿着毛绒外套的季节里,他只穿着衬衫和长裤,肩膀骨骼支在薄薄的衣料之下,喉结和锁骨硬邦邦地从过低的领口中露出。纪青阑迅速陷入了幻想,周遭的一切都如同从海底聆听地面那样模糊。住在一栋楼里,也许每天都能看到他,也许下一个转角就能撞上他的胸口,也许他会转过头来看到自己,那样也无所谓咽下几口冷风。

  可他就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她突然想起了杨宇轩,杨宇轩住在这里的二十楼,但令士们只疏散了上下五层,杨宇轩不在,无法丰富她的幻想。

  过了一个小时,令士们才说可以回家。那之前谁都不能走,想出去住旅店的也都被拦下了。貌似很严重,但大概明天不会上学,纪青阑快活起来。

  陆续回到楼上,外面归于沉寂。纪青阑家正对着的那条走廊碎了一排窗户,有些连门都稀烂。沉默只一瞬,人们看到家私的惨状之后,咒骂和哭喊声一同响起,令士忙着收拾残局,有人已经开始对着他们吵嚷起来:“怎么回事儿啊?大半夜的你们在这儿干嘛呢?我们家孩子第二天还上学呢!”

  “就是!居民区你们就这么闹,住这么多人你们付得起责吗?”

  “倒计时没剩几天了,影响孩子怎么办?”

  太过喧嚣,领头的令士无可奈何地对着天空打出三个红色警示爆响,让大家安静。

  他大喊道:“大家别担心,现在已经安全了,天亮之后会给大家一个交代,今天打扰到大家是我们的失职,我在这里给大家道歉了。你们一定要相信谕令司,我们会保护好你们。”

  这人身上明明还带着伤,却仍旧中气十足地说了这番话。道歉?道什么歉?纪青阑简直要流泪了,这他妈算什么狗屁道理。

  周雪静关上了门,对着王立进行了对令士的讨伐。纪青阑太困了,沉沉睡去。第二天醒来时,已是下午。她呆呆地走到客厅,尊长问她睡得好吗,她问今天不上学吗?周雪静便开始絮絮叨叨地说今天放假一天,你好好休息,别担心……

  纪青阑打开窗户,外面循环播放着社区通知。

  “……希望各位尊长注意孩子们的心理健康,不要让悲剧再次发生……九月二十三日凌晨两点,孔楼4218住户孙刻言,为棘轮学校三年级学生,因学习压力过大而产生了报复社会的心理。孙刻言与其同伙试图谋害尊长,戒卫及时赶到,并且通知了谕令司,督廷及时处理了此次突发事件,以出色的专业素质避免了更大的惨剧,他们英勇地……我们也在此向死者默哀,向牺牲的戒卫和令士致敬,他们分别是……最近令士会都会在附近巡逻,戒卫深入了解情况,避免类似事情发生,希望大家积极配合,也希望各位尊长注意孩子们的……”

  纪青阑关上了窗户,拿出息羽,新闻上也在播放这件事。

  周雪静说:“我看他们那意思也就赔一点钱,小区也不会负责,你以后可得小心,多提防提防你的同学哦。”

  今日得闲,同学们都在网上。郑温桥说真可怕,不知道哪个同学以后会突然杀人。她还说,会不会耽误学习啊,不然她尊长该骂她了。

  纪青阑跟周煦说了这件事,周煦让纪青阑少打听,第二天去学校跟她说。纪青阑的胃口被吊了起来,上学也有了期待。周煦向来这样,神秘又不会让人失望。

  第二天上学,远远地看见4218,外面拉上了警戒线,里面还来不及清理。绿植倒在地上,软塌上的毛毯落满了水泥碎片。血溅到墙上,掩盖住了画身高的线。昨日的刺激感不再延续,随之而来的是疑惑。这样一个家庭,就这么消失了吗?生活痕迹冲淡了死亡的味道,比起死亡,更像是突然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