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寒星不灭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三章 凌晨喧嚣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过了这段路往右拐,就是纪青阑的家。

  她住在离棘轮学校不远的孔楼,唯一的学区房。这里以前叫桃源小区,听说最开始的时候小区绿化特好,中心的假山园林夏天水雾弥漫,冬天雪花飘飘。别处都在忍受北方的干燥空气,只有桃源小区里温润惬意。郑温桥说起来的时候绘声绘色,眉飞色舞,仿佛亲眼见过似的,但其实这样的景象三十多年前就消失了。棘轮学校旁边能居住的地方不多,而想来这里上学的人却数不胜数,所以只能在桃源小区扩建。首先拆掉了假山,之后覆盖了绿地,到现在楼房建得越来越高,楼之间的缝隙也都盖起了新楼。走廊打通,一层住着几十户。大户型中间打着隔断,以尊长们能承受起的价格租出去。

  自从这里连成一片之后,就已不再像是一个小区了,而是一块千疮百孔的珊瑚礁,于是也就被人们称为孔楼。孔楼的内部如同缩小的城市,生活所需的一切都能在里面找到。一楼是商铺,大多卖教辅用具;二楼到五楼是补习班,整层打通为开阔的场地供人练习;八楼开成了美食街,热腾腾的蒸汽一直弥漫到第十层;十二楼卖服装,十八楼是菜市场。角落开着按摩店和医馆,麻将馆传出噼里啪啦的声响。之前还有酒吧,漂亮精致的男孩子和女孩子们常常趴在二十一楼的围栏上往楼下扔着心形的云雾,打在人身上痒痒的。没开过一个月,就被查封了。虽说风下国娱乐盛行,但尊长们显然不认为学生有资格享受。

  纪青阑像过去的每一天一样,看到了路边的两个黑点,一条名为群群的白色巨犬,和牵着群群的尊长男友。群群养了四年,男朋友总是换。风下国瞧不起长久的恋情,甚至于瞧不起感情本身。他们只是搭伙过日子,相伴一段时间,或仅仅满足生理需求。这个男人叫王立,一年前出现在她的家中,到现在为止已经待了很长的时间。纪青阑下车后热情地喊了群群一声,之后便默不作声,王立瞄了她一眼,往家走去。她并非对尊长的恋人这一身份有意见,而是单纯不喜欢王立的性格,可他却从未明白。

  纪青阑住在4309,第四十三层。人很多,建了八个电梯也不够用。学生很容易在学校脱力,之前有过好几起飞到一半就坠落下来的事故,于是每天晚上都是王立带着纪青阑和群群飞上四十三楼。纪青阑趴在群群的身上深呼吸,王立绞尽脑汁地想着再跟她说上几句话。

  王立沉吟片刻,开口道:“我刚才等你,腿都被蚊子咬了呢。”

  “哦。”

  “你今天过得好吗?”

  “还行。”

  “累不累呀?作业完成了吗?”

  “嗯。”

  “你尊长给你留了好吃的呢。”

  “行。”

  回到家,尊长周雪静坐在软椅上玩山石锁,那是一种山石因子织成的机关。纪青阑躺在地上抱了一会儿群群,就去洗漱了。

  王立凑到周雪静旁边:“你玩什么呢?”

  尊长叫起来:“不是吧?这你都不认识,这是山石锁啊!居然连这都不知道,哎,没法说你。山石锁嘛,这是常识。”

  “哦,这么难的东西,你偷偷学了?”

  “这东西还用去学吗?我觉得一点都不难,多简单,我一看就会了。现在就是差一点,跟专业的不能比。”

  她脸上的自得与故作谦虚交织在一起,叠成绯红。纪青阑洗漱完就往房间走,王立拉住她:“哎,你看你尊长,太聪明了,这都会。”

  “我睡觉了。”

  “赤豚肉汤你不喝了?”

  “刷完牙了,明天吧。”

  关上房间门,再把灯关上,用因子做出隔音层,这才算是安静下来。纪青阑坐在黑暗中,看向窗外。远处依旧灯火通明,半空中时不时爆开绿色的火球。油晶采集机的头部立在半空,有人坐在上面接吻。眼前是相隔不过十米的另一回廊,占了视野的大半。该回来的人已经回来了,又有人陆续从燕扉出去——那种开在墙上可以直接飞出的门。已经临近十二点,纪青阑明天六点就要起床,花半小时洗漱化妆。风下人瞧不起难看的东西,外表就是食粮。

  该睡觉了,睡前要吸一块骨屑。

  一种叫椒鸢的鸟,羽毛脏兮兮,可浑身的骨头都能做成骨屑这种东西,供人吸食到身上的五个经脉里,每一条经脉只要几秒钟,就能瞬间得到舒缓。骨屑在高专是被严令禁止的东西,但它能让人放松下来。虽然吸食骨屑也有提神的作用,但对纪青阑这种精疲力竭的人来说,约等于没有,有的只是习惯性的心理安慰。

  她打开窗户,飞到窗户外面,堪堪坐在窗沿,边吸骨屑边给郑温桥发去了消息。那边大概是被家长没收了息羽,没有回复。纪青阑感到无聊,脑子里冒出了白天看到杨宇轩的那种自惭形秽,于是自责又难过。她多希望能做一个自以为是的废物,或是一个鞭策自己的奋斗者,却偏偏两边儿都不沾。现在不睡觉,第二天又没有精力训练,可一睡觉这一天便过去了,丝毫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也太可笑了,她在心里嗤笑着自己,抗压能力就这么丁点儿。

  对面的阴影中站着一个健壮的男人,看着坐在窗沿上的小姑娘又哭又笑,连吸骨屑都有点聚不起力气。他的十六岁,也不过是两年前,但经历却大不相同。纪青阑在这里是奇怪的,所有沉思的状态在风下国都很奇怪,因为这里的人抒发心情的方式只有一个,那就是娱乐。纪青阑看向他站的角落,眼神放空。自己能看清她,纪青阑却看不见黑暗中的自己。男人也拆开了一包骨屑放在掌中吸食,心想着不久之后,就会真正相见。

  周雪静睡眠很浅,有时候群群起来喝水都会把她吵醒。凌晨三点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争执声,她清着嗓子爬起来,看向窗外。楼下有两拨人在对峙,或者说其实只是一拨人对另一边的辱骂。被骂的是谕令司的人,那是万复会直接指挥的武装力量。令士们一律戴着深灰色的无檐帽,内穿黑色线衫,黑色的裤子掖到黑色的短靴里,铜灰色的大衣拖到小腿一半。腰上别着一堆东西,但在风衣下难以看清。这大概是整个风下国最暗的搭配了,站在那里,仿佛是万复会的设施而非人,让人安心的同时又颇感无趣。

  周雪静看到令士,心悬起又落下。令士的出现,代表出了大事。可是只要他们在,任何大事都有所交代。周雪静走到纪青阑床边看着她,心想如果没事的话还是不要叫醒她了,睡不了几个小时。可外面的声音越来越闹,群群也低声吼了起来。王立被吵醒,一看就觉得不对劲。往常有什么事,督廷会派戒卫过来,可这次却是谕令司。督廷管的是偷鸡摸狗的小事,而谕令司只管生死存亡。他立马让周雪静去喊醒纪青阑,周雪静便又开始抱怨。

  纪青阑刚睁眼,就听见外面一声巨响,两拨人打了起来,玻璃破碎和建筑断裂的声音不断响起。她迅速穿好了衣服,跑到窗边看。只看了几眼,就被周雪静喝止,让她离远点。但那几眼足以让她看到,每个人都是奔着杀人去的,姿态狼狈,逼急了就如同跳蚤似得乱窜。4218的门大开着,中间已经有几个人血肉模糊地倒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