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1章父亲之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罗天堑语气低沉,然后说道:“对于现在的这种情况,明日我们一起进攻光明城,算了一下日子,南国和马克国的联盟军马上就要赶来,我们攻下光明城,也算是给他们一份见面礼。”

所有人都激动的点头,对于拿下光明城,大家都是信誓旦旦的。

“好了,对于现在的这种情况,大家也是好好的休息调整,等到华白的东西到位,那么我们再进行进攻。”罗天堑道。

听到罗天堑的话,大伙儿也是没有什么疑惑的,然后皆是离开了营帐去做准备。

而此刻的营帐之,只剩下虎魄和木臣两人暂时没有离开。

“天堑将神,您说还会不会遇到之前的那种事情?”木臣担心的问道。

冷锋的实力木臣也是亲眼见过,对于那样的血腥,自己一定不是对手。

而那样的实验体,除了罗天堑没有人能够对付。

罗天堑语气低沉的说道:“目前还不知道情况,我们不能再拖了,光明城是他们的重要之地,所以他们一定会派兵资源,如果当资源成为一条资源链,那么就算是有华白的药,我们也不能攻进这光明城。”

听到罗天堑的话,木臣和虎魄两人点了点头,而虎魄也是说道:“天堑将神,不管你的结局如何,我都愿意跟着你!”

虎魄的这番言论让木臣也是一愣,然后也是毫不示弱的对着罗天堑说道:“天堑将神,我也一样,你的决定,我一定会好好的配合你!”

罗天堑看着两人的模样,笑了笑道:“好,既然这样,那你们先去休息吧,等到华白研究出东西,我们便可以开始了!”

两人轻轻的点头,随后也是离开了军营之。

罗天堑看到两人轻叹了一口气,对于这一次的计划,罗天堑心有底,但是还是担心那冷锋那样的人大规模的出现。

如果大规模的出现的话,那么就算是自己也不一定能够全部抵抗。

杀一个冷锋那样的变异体罗天堑能够接受,但是成千上万了,自己恐怕就有一些有心无力了。

但是现在也容不得他那样想,如果冷玉拓有那么多的变异体,恐怕这南极洲早就是他的了。

所以罗天堑也是做出大胆的假设,冷玉拓并没有那么多的人,眼也是燃起了无所畏惧的光芒。

……

北国。

此时此刻的北国,冷厉的消息已经传道了冷玉拓的耳朵里面。

得知了冷锋死亡的消息,冷玉拓也是眉头紧皱。

自己辛辛苦苦研究出来的东西,没先到居然变成了这般模样,而且连尸首都找不到了。

而那道冷锋的血液的时候,他还是非常的好奇。

将水壶打开,一股恶心的臭味从瓶子里面传出来,这个味道并非人血的血腥,更像是动物之间的血液。

得道血液的冷成嘴角露出一抹笑容的说道:“冷杰果然是我的得力干将!”

“现在给光明城分配的兵力达到哪里了?”

在冷玉拓面前的士兵立刻说道:“报告。现在快要抵达,应该在一日到两日左右。”

听到回报,冷玉拓轻轻的点头,然后说道:“好!既然这样,那你就先退下吧!”

士兵听后也是离开了营帐之。

冷玉拓带着血液前往了自己的密室,依旧小心谨慎的冷玉拓查看了四周情况以后,这才缓缓的进去。

进入之后,冷天正在里面闭目冥神。

听到有动静的冷天也是睁开了眼睛,此刻的冷天眼睛里面充满了光芒和冷锋的眼睛完全的不一样。

“父亲!你怎么来了?”冷天问道。

父亲这个代名词是冷玉拓让冷天称呼的,因为这样才不会引起怀疑。

而且对于现在这个眼前的冷天,冷玉拓心明白,想要打造出一个真正的杀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还需要投入真正的感情。

“嗯!孩子,最近感觉怎么样?”冷玉拓问道。

冷天轻轻的点头,然后说道:“最近的提升还是和显著的,所以您也不用担心。”

听到冷天和自己对话,冷玉拓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然后说道:“那就好!这一次,冷锋出战罗天堑已经死了!”

听到了冷玉拓的话,罗思天语气淡淡的说道:“马克国那些人有何强大?轻松对付。”

“这冷锋连马克国都对付不来,活该死。”

听到了罗思天的话,冷玉拓语气淡然的说道:“冷天,你不要这样说,马克国可是有以为叫做罗天堑的,他的实力非常强大,你的实力现在恐怕还没有办法对付罗天堑。”

冷玉拓的话让刚刚有一些激动的罗思天面容又严肃了起来。

现在的罗思天对冷玉拓的话深信不疑,所以不会去反驳冷玉拓。

“父亲,您放心,我一定不会掉以轻心。”罗思天语气严肃的说道。

冷玉拓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你先继续训练,我需要做一下试验研究。”

对于眼前的事情,冷玉拓也是非常的清楚。

罗思天是自己最后的底牌,所以自己也是不打算用了罗思天,将他训练到了一个强大的地步。

将水壶里面的血液倒了出来之后,开始研究。

对于眼前的这个东西,如果恩能够将其研究出来,分析数据,那么就能够得到更好的研究。

而自己对于罗天堑也是有一些畏惧。

“我一定会用我自己的科学研究将罗天堑打败!”冷玉拓语气严肃的说道。

现在这个南极洲,除了罗天堑,冷玉拓根本没有害怕的人。

但是对于这唯独害怕的人,他可是害怕到了一个极点。

然后将双目的视线移到了罗思天的身上,对于眼前的罗思天,冷玉拓也是不知道未来到底如何。

“我到底会变成什么样?这未来将会怎样?”冷玉拓不由的感叹。

但是感叹之后,冷玉拓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虽然不知道结果如何,但是总比早知自己死亡要好的多。

虽然前途未卜,但是这是唯一的出路,生死之间,只能将自己的性命压在这场赌注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