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4章发泄愤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害你?我怎么可能害你呢?裴院长可是让我带你回去,是不是唐龙对你说什么了?”罗天堑问道。

听到罗天堑的话,宇琪冷笑一声说道:“不是谁对我说什么,我是亲眼见到的,你的残忍,你的暴行,已经对思天母亲的暴虐。”

听到宇琪的话,罗天堑眉头一皱。

此刻,他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思天愿意一直跟随唐龙了,是因为唐龙的挑拨离间。

“宇琪,你说什么,你可知道天堑将神为了寻找你们,吃了多少苦吗?”华白也是非常的愤怒说道。

对于罗天堑对罗思天和华白两人,华白心里是很清楚的,从来没有对两人放弃过。

但是今天见到了宇琪的模样,华白也是有一些心寒。

感觉在这一路上所花费的时间完全不值得。

寻找这样一个白眼狼,真是让人感觉到一抹愤怒。

“华白,不可以这样说,他再怎么也是宇宙将军的孩子,而且他还小,所以也是没有那么多的想法,只不过他是收了被人的欺骗。”罗天堑语气严肃的说道。

听到了罗天堑的话,华白也是低头不语。

确实,宇琪只不过是一个孩子,现在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现实,只是知道谁对他好他就觉得谁好。

“宇琪,不要被他们两个人表演所迷惑,到了他们俩是在骗你的。”莽异说道。

宇琪轻轻点头,然后说道:“叔叔,你放心,我能够识别出来。当初他可不是心慈手软的人。”

对于罗天堑之前,宇琪想到自己的师傅就是惨死在他的手上,心也是生出了愤怒与恨意。

还没有话全部说完,直接一道黑影闪过,然后出现在了罗天堑的面前。

罗天堑眉头一皱,感觉到身后一股寒意,立刻开始警惕起来。

身体一个侧步,然后往左一退,躲过了宇琪的攻击。

华白见到此情况,眉头紧皱。

没想到宇琪小小年纪,既然有如此强大的实力,居然敢对罗天堑出手。

宇琪扑空,然后立刻回到了莽荒的身旁。

他是知道的,自己不是罗天堑的对手,既然偷袭失败,那么就不能继续下去。

“没想到你的实力居然已经提升如此。”罗天堑语气带着欣慰的说道。

宇琪冷笑一声的说道:“看上去你的实力也比我之前想象的高一些。”

一旁的莽荒看到罗天堑和宇琪两人的对话,然后站到了宇琪的面前说道:“宇琪,交给我。”

听到莽荒的话,宇琪点了点头,然后退到了莽荒的后面,

“罗天堑,你到底想干什么?”莽荒问道。

罗天堑淡漠的说道:“我到底想干什么?你自己心里没数?”

“宇琪不属于这里,所以他必须跟我回去。”

莽荒面容严肃的说道:“不属于这里?那你问问宇琪到底喜不喜欢这里?”

“我不管你们有什么联系,但是现在宇琪愿意呆在这里,我不会让你带走。”

听到莽荒这样一说,罗天堑淡漠的发出一声冷笑:“你对宇琪好的目的难道不敢说出来吗?”

“你有真正的对宇琪好?你只是把他当做工具,你这虚伪的人也应该展露出你的真面貌了。”

“你……”

莽荒不知所措,面容露出一抹不悦与激动。

听到罗天堑的话,宇琪感觉到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非常的不真实。

在自己印象里面的罗天堑是一个凶残至极的人,但是现在看上去却完全的不是那般模样。

还散发出一种祥和的感觉。

但是这样的念头在宇琪的脑海一闪而过,随后被愤怒涌上了心头。

“叔叔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受到他的迷惑的。”宇琪道。

见到情况不是很妙,莽荒轻轻的从手里面掏出了一个传递信号的信号弹一样的东西。

然后悄悄的拉线,信号弹直接一飞冲天,直插云霄,绽放出了美丽的烟火。

罗天堑见到情况,眉头一皱,然后说道:“你干什么。”

莽荒轻轻的摸了摸宇琪的头,想带走他,你是绝对不可能的。

你实力再强又怎样?我的千军万马马上就会排到到时候一定将你碎尸万段。

听到莽荒的话,华白语气低沉的说道:“天堑将神,此地不宜久留,我们需要赶快结束,然后离开。”

听到华白的话,罗天堑轻轻点头,然后看向了莽荒。

“没想到你们父是一个样子,都是那么的不知死活。”罗天堑道。

听到此话,莽荒的脸上露出一丝疑惑。

“你什么意思,为什么无缘无故的提我的儿子?”莽荒问道。

罗天堑淡漠的笑了,然后面容露出笑容一丝笑容的说道:“你觉得你的儿子死是怎样?那时候他的没有那么无奈,那么不甘,但是还是死去了,不知道他当时死的时候是怎么想法。”

听到罗天堑的话,莽荒整个人愤怒了起来。

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是死于罗天堑的手里。

“我的儿子是你杀的?!”语气愤怒,面容狰狞的盯着罗天堑。

“是又怎样?”罗天堑淡漠且平静的说道。

“我是不会放了你的!”罗天堑的话音刚落,莽荒如同早已经架好了弓箭,蓄势待发。

“咻`”

一道破空声传来,一只飞镖朝着罗天堑的面门攻击而来。

罗天堑身体的内力运行于手。

随后手快速的抽拔,直接将飞来的飞镖用手接住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莽荒面容露出惊讶。

他是将自己的飞镖藏于手,然后一道飞镖插入,出其不意的攻击。

但是罗天堑面不改色,毫不不慌张的接下来飞镖。

正因为如此,他才感觉到罗天堑的可怕之处。

“让你惊讶的事情还有很多,你只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人罢了。”罗天堑语气轻描淡写。

“呵呵,那又怎样,你们再不走,我的人就来了。”莽荒冷笑一声,也是为了吓唬罗天堑和华白。

因为莽荒知道,自己并不是罗天堑的对手,所以若是能够吓走对方,也是可行之际。

“在你的人来之前,我会先带走宇琪!”罗天堑语气低沉的说道。

“那就试一下吧!就算我拼尽这条命,我也不会让你把宇琪带走!宇琪是我们南国的未来。”莽荒说道。

听到此话,宇琪面容严肃的站在了莽荒面前:“叔叔,我们一起对付他,他的势力很强。”

莽荒点了点头,然后道:“好!今天我们就来一起对付他!”

两人虎视眈眈的看着罗天堑。

罗天堑语气淡漠的对着身旁的华白说道:“往后退一下,免得伤害你。”

听到罗天堑的话,华白小跑的往后退了十几米。

“你们一起来吧!宇琪,你要相或许我现在没有办法跟你解释什么,但是当你跟我一起回到西蜀,你就会知道一切。”罗天堑道。

听到罗天堑的话,宇琪带着微微的怒斥,身体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场。

气场散发而出,强大的压迫感让无风的草地也是开始微微飘动。

罗天堑眉头微皱,面容严肃的看着宇琪。

宇琪的天赋确实天赋异禀,如果等到以后,确实可以不逊色于自己。

但是他这个年纪,并不适合做这些,血腥和杀戮完全不适合他。

如果从小就受到杀戮的熏陶,那么长大了一定会成为一个嗜血之人。

虽然实力强大,但是毫无人性,那样的宇琪就是社会的渣滓。

罗天堑看着两人散发出一股强劲的内力,然后身体的内力也是涌动而出。

一股气势凌人的姿态展现在两人的面前。

“叔叔小心,我去吸引他的注意力!”宇琪说道。

莽荒点了点头然后道:“那你小心!”

说完以后,宇琪直接飞涌而出,朝着罗天堑攻击。

罗天堑眉头微皱,看着飞来的宇琪,他不忍攻击,只能学着躲避。

宇琪运转体内的内力,脚步开始便的轻盈。

然后身体散发出一股强势的内力。

“太极拳,阴拳!”

挥拳,朝着罗天堑的攻击而去。

破空声响起,罗天堑见到以后身体往后退了一步。

看着迎面而来的拳头,罗天堑眉头微皱。

看着如此缜密的拳法,真的很难想想这是一个小孩子能够打出来的拳法。

“我每天辛辛苦苦日夜坚守,就是为了有一天能遇到你,那个用它打败你!”宇琪激动的说道。

罗天堑眉头微皱,宇琪略带着一丝淡漠的说道:“那我就好好看看你的拳法到底如何。”

说完以后,罗天堑整个人马步一扎,手臂摆出一副拳法进攻的方式。

“看看你的太极拳厉害,还是我的。”罗天堑笑了笑说道。

现在对于罗天堑而言,对付宇琪轻而易举,但是自己不能够直接将其打败,不然会对他照成没有信心。

所以还是适当的与他过过招。

宇琪一拳一拳的朝着罗天堑攻击而去,而罗天堑确实一招一招的把宇琪的招式给拆了。

“怎么会这样!”宇琪面容带着惊讶的说道。

自己辛辛苦苦练会的拳法,居然在罗天堑的面前这样不堪一击。

“我在你这么大的年纪的时候,还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孩,而你现在已经如此强强大了,你缺少的只是站着的经验还有你自己的年级太小。”

“要是再等个十年,或许就不是你的对手了。”罗天堑道。

听到罗天堑的话,宇琪脸上依旧不敢信心,感觉自己就像要放弃了一般。

而远处一直观察的莽荒见到罗天堑有一些放松警惕,然后面容露出一抹阴险。

身体快速的移动道罗天堑的身后。

华白见到莽荒的动作,立刻大喝一声:“天堑将神,小心身后!”

听到华白的话,罗天堑扭头一看,此刻的莽荒已经出现在了罗天堑的身后。

“来了?”罗天堑语气冷笑一声,然后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看到罗天堑的脸上的笑容,莽荒的心开始惶恐。

“难道这一切都是他设计好的?”莽荒心发问。

但是现在现在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所以依旧没有收手,朝着罗天堑攻击而去了。

其实对于莽异的行动,罗天堑刚才已经听到了莽荒和宇琪的对话,所以罗天堑也是一直将注意力观察者莽荒的。

莽荒居然自己主动出手,罗天堑自然脸上露出了笑容。

罗天堑纵身一跃,直接从两人的夹缝跳了出去。

直接来到了莽荒的身后。

“想偷袭?我想你没那个实力,就连偷袭的话也不会成功的。”罗天堑道。

莽荒面容慌张了起来,罗天堑的话说的如此轻描淡写,仿佛自己完全不被罗天堑放在眼里。

“噗!”

莽荒倒吸一口凉气,自己的腹部传来肌肉撕裂般的痛苦。

一拳将莽荒打倒在地,直接让莽荒在地上捧腹哀嚎。

罗天堑再次语气淡漠的说道:“你们为了南国真是不择手段。”

然后面带着杀意,一步一步的朝着莽荒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