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3章宇琪下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殿之上,此刻的莽荒打发雷霆。

看着摆放在大殿之的尸体,心疼不已。

自己的儿子明明活生生的出去,但是回来确实被抬着回来,而且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

“虎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莽荒一声厉喝,语气重充满了愤怒与悲伤。

虎魄脸色有一些愧疚的说道:“对不起,属下失职,没能及时帮助莽异。”

而台下的大臣们聚义一堂,看着冰冷的尸体大家都是微微叫好,只不过他们不敢展露出那种兴奋而激动的模样,一脸严肃的站在大殿之上。

“什么叫没人及时保护?我的孩子现在死在这里,你跟我说你没能及时保护,那我告诉你要你们有什么用,就连一个廊曼的治安都管理不好!”莽荒语气激动的说道。

然后蹲下身子,看着已经冰冷的尸体。

“统领,这件事情我觉得有蹊跷,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虎魄说道。,

傅易语气愤怒的盯着虎魄:“你不要给我什么交代,你现在给我去把那些惹到事的人全部抓起来。”

“能抓多说算多少,如果这些百姓不起哄,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这些人该死!”

莽荒的语气,充满了愤怒与激动。

虎魄却拒绝的说道:“这些事情就不能这样做,如果你这样做的话,真的会影响你的声誉,也会影响到你在南国的统治力。”

“这些百姓确实做的不对,但是他们也被人诱导,被别人所带动闹事的。”

“抓带头闹事的人可以,但是不能把所有的百姓全部抓起来,不然南国危亦!”虎魄说道。

莽荒双目斥怒的看着其余的大臣。

这些人是当初想让莽异受到死刑的人。

莽荒指着这些人,语气愤怒的说道:“这件事情你们都有责任,如果不是你们苦苦相逼,也不会出现现在这样的情况。”

说完以后,然后立刻再次大喝一声:“不想看到你们,你们全部给我管,在抓不到凶手之前,虎魄你不要来见我!”

听到莽荒的话,虎魄也是立刻告退。

对于莽异深深的伤口,最为致命的就是脖子上的一道硬伤,这道伤是最致命的伤。

没有很高的手法是绝对做不出来这样的伤口。

在虎魄的心,能够做到这样的手法,只有一人可以,那便是罗天堑。

莽异的实力不弱,所以说对付他的一定不是一般的对手。

莽异的尸体上,没有太多的伤,说明很干脆利落就解决了莽异。

但是没有事做的证据见他是绝对不会随便下定结论。

只是心略微的希望不是罗天堑所为。

将莽异的尸首处理好,莽荒并没有直接去,而是选择离开宫殿。

此刻的他心一紧没有了依偎感,感觉到一种莫名的空虚。

他现在的想法就是去见见宇琪,因为宇琪才是南国未来的骄傲。

或许他并不是自己亲生的,但是自己总感觉到一股亲切感和宇琪,所以说他现在只是想去寻找一个精神的寄托。

所以他也是朝着廊曼城外出去了。

此刻,罗天堑和华白两人已经来到了傅易所说的地方,沿着这喝到从上到下的寻找。

本以为挨着寻找就很容易找到,但是罗天堑却没想到,这里的人口居然很密集,而且这里沿着河道有几个村子,这样的工作量非常的巨大。

“天堑将神,按照这样的速度寻找,我们不知道要寻找到什么时候。”华白无奈的说道。

罗天堑也只能轻叹了一口气,然后语气淡漠的说道:“不管怎么样,都必须一定要找宇琪,这件事情是必须要完成的。”

“即便时间很紧迫,但是我们一定要仔细的寻找。”

听到罗天堑的话,华白,面容严肃的点了点头。

自己并非是抱怨,如果能够有一个更好的办法,那就能让他们少走多说冤枉路。

两人此刻正坐在河道一旁的河滩上坐着休息,感叹今天的事情。

而正当两人还在讨论如何寻找宇琪的时候,远处急促的马蹄声传了过来。

听到马蹄声,罗天堑眉头微微皱起,然后对着华白说道:“背对后面!”

华白,面容疑惑,但是却还是按照罗天堑的指示转身过去了。

“怎么回事?”华白好奇的问道。

罗天堑冷笑一声道:“我想我们不需要那么麻烦。”

“能够有这么快的马蹄声,一定是一匹千里马。”

“你想想什么人才能配得上用千里马这样的马匹!”

听到罗天堑的话,华白,面容露出震惊:“您的意思是?”

“嘘!放松,不要回头就行了!”罗天堑严肃的说道。

这回收马蹄声从身后传来,莽荒骑着马匹从罗天堑的身后过去,但是却没有对罗天堑二人产生任何的怀疑。

“滴答滴答……”

马蹄声越来越远,罗天堑和华白立刻回头一看,远处的那个背影,居然和莽荒有有些相似。

华白,面容惊喜:“没先到莽荒居然从这里过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罗天堑也是微微点头,那庞大的工作量,现在变得很小了。

莽荒独自一人来到这种地方,不是为了见宇琪,罗天堑想不出任何的理由。

“快跟上去!”罗天堑急催的说道。

于是当人开始快跑而起,直接跟在了莽荒的身后。

跟随距离很远,所以莽荒也是没有发现两人的跟踪。

经过了连个村庄,莽荒停在了一间乡村小院里面。

罗天堑也是和华白跟随到了这里,然后两人躲在暗处观察这里。

“叔叔,你来啦!”宇琪见到莽异前来,面容带着笑容的走了过来。

莽荒看着宇琪面带笑容的跑来,本来疲倦的脸上露出了微微的欣慰。

“嗯!我来了!”莽荒道。

而当宇琪出现在大门口的时候,远处的罗天堑和华白两人一惊。

宇琪出现在了两人的眼里。

“现在出手?”华白问道罗天堑。

此刻的华白已经有一些迫不及待,因为他们这一路上辛苦,只是为了宇琪,见到他的时候,非常的激动。

罗天堑却摇了摇头道:“要着急,看看他想干什么。”

听到罗天堑的话,华白又收起来自己激动的心情。

两人将目光看向了小屋之。

“叔叔,你今天早上看上去很不高兴呀,我怎么看到你无精打采的样子?”宇琪问道。

听到宇琪的话,莽荒苦笑了一声说道:“我儿子今天被人杀害了,现在凶手我还没有找到,所以说我确实有一些试失态。”

听到莽荒的话,宇琪那稚嫩的小脸靠在了莽荒的肩膀上。

“叔叔,虽然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你,但是我觉得你不应该伤心,我看你应该是一个比较坚强的热呢。”宇琪安慰道。

听到宇琪的话,莽荒此时此刻的心情也算是好上了许多。

“谢谢你宇琪,如果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莽荒轻轻的摸了一下宇琪的头。

心的一股暖意慢慢生出。

“我无父无母,我看你也对我很好,以后不如我可是在你身边好吧。”宇琪笑着说道。

对于莽荒,宇琪有一种特别大的情感在里面。

本来就没有受到什么关爱的宇琪,现在多了人的关心,所以说他也是非常的喜欢莽荒。

“好!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待你,就像待亲生儿子一样。”莽荒笑着说道。

听到莽荒的话,宇琪笑容变得更加的灿烂了。

“好的,你现在心情好一些了没有?”宇琪脸上露出笑容的说道。

现在的莽荒单单不是对宇琪利用,而是对宇琪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然后面容挤出一抹笑容的说道:“现在好一些都是因为你在我身边,不然的话我真的不知道我现在该怎么办,你放心,以后的话我好好待你!”

“嗯!如果需要我帮忙的话,我有一定会帮忙的。虽然我知道我现在实力确实不是很强,但是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一定会变得很强大,帮助你。”宇琪道。

听到宇琪的话,莽荒愣住了。

没想到自己只是稍微付出真心一点却得到了宇琪全部的真心。

“好,如果以后需要你的话,我一定会找你帮忙的,我也相信你一定能成为很强大的人。”莽异道。

两人其乐融融的交谈着。

此刻的远处罗天堑和华白两人看着以后,确实有一些坐卧不安。

“走!我们先去就去会会他!”罗天堑语气激动的说道。

在远处的罗天堑能够感觉到,宇琪对莽荒的好感度,所以必须要去了。

听到天堑将神的话,华白激动的点了点头,此刻的他早就已经等待多时了。

于是,两人朝着小院的大门走去。

“宇琪,你现在到底练成什么样的功夫?”莽荒笑着说道。

宇琪激动的说道:“我真想给你看看我到底脸上怎么样了,你现在这么问,那我就给你展示一下吧。”

听到以后,宇琪立刻起身准备给莽荒展示。

而此刻罗天堑和华白却走进了大门。

四目相对,解释虎视眈眈。

“罗天堑!”宇琪面容愤怒,双目死死的盯着罗天堑。

罗天堑看到宇琪的模样,眉头微皱。

没想到当初唐龙的原因,让宇琪对自己敌意如此之大。

“你怎么也认识他?”莽荒面容露出惊讶的看着宇琪。

宇琪语气愤怒的说道:“我怎么可能不认识他,就算他化成灰我也认识,就是他杀了我的师傅!也是因为他我们才会到这样的地方来。不然思天也不会坠入悬崖了。”

听到宇琪的话,莽荒微微点头,然后也是怒目的看着罗天堑和华白二人语气愤怒的说道:“你可知道是什么地方?居然你敢如此大胆的来这里是不想活了吗?”

罗天堑淡漠的一笑,然后冰冷的看着莽荒:“你想让我死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你的实力不够。”

“这一次我的主要目的是来接宇琪的,如果不想死的话就不要阻拦我。”罗天堑道。

听到罗天堑的话,宇琪怒目的盯着罗天堑道:“跟你回去?是想把我害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