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2章知晓真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解决了莽异以后,罗天堑和华白回到了房间。

此刻傅易正躺在床上,傅轻语正在给傅易喂药。

“天堑,你们回来啦!刚才你们去哪里了?”傅轻语问道。

罗天堑眉头微微皱起,然后面容略带着笑容的说道:“刚才我们出去了一下。”

傅轻语哦了一声,然后也是没有多问。

而一旁的傅易看到罗天堑,眉头微微一皱,然后轻声的对着傅轻语说道:“轻语,你先走,我想和华白和天堑他们聊一聊。”

听到父亲的话,傅轻语微微一笑,然后放下了手的药。

“父亲,那你自己喝。”傅轻语直接离开了房间。

看着傅轻语离开,傅易双眼上下打量着罗天堑。

罗天堑面带笑容,然后笑着说道:“我想,傅老你已经猜到了。”

傅易点点头,然后说道:“现在总算是能够安心了。”

罗天堑微微点头,然后说道:“我觉得你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既然你选择了这条路,那么你就真的走正确了。”

“马克国的制度我想你应该清楚,所以我也没必要再跟你解释。”罗天堑笑着说道。

听到了罗天堑话,傅易微微点头,对于罗天堑所说,他确实也很了解。

马克国的制度确实让傅易佩服,只不过傅易并不知道适合不适合南国。

“傅老,你放心,我的判断没有错,之所以帮你,不单单是为了宇琪,而且我还看你的能力,虽然你的武力确实不是很强,但是你的智慧和谋略我相信,南国没有人能够胜任你。”

“能够将南国治理的这样风调雨顺,我想莽荒是绝对干不了这样的事情。”罗天堑说道。

听到罗天堑的话,傅易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你太看得起我了,但是我也愿意去尝试。”

罗天堑见到傅老答应,脸上露出了祥和的笑容。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宇琪在哪里了吗?”罗天堑问道。

听到罗天堑的话,傅老带着笑容的面容立刻平静了下来。

“宇琪那个孩子,安排在廊曼城外的小溪河畔旁的一处人家。”傅易说道,

虽然自己这样做确实有一些不对,但是相当到处傅易想杀自己的时候,心也是狠下了心。

听到傅易的话,罗天堑眉头微皱,然后说道:“能知道具体的位置吗?”

傅易摇了摇头,然后说道:“这些都是当初莽荒告诉他的,自己从来没有去过。”

听到傅易的话,罗天堑微微点头,然后面带着笑容的对着傅易说道:“知道了。”

“傅老,你现在伤势如何?”罗天堑问道。

听到罗天堑的话,傅易笑了笑说道:“上次比起开始确实好上许多,现在还有一些隐隐作痛,很快我想就会好起来。”

听到傅易的话,罗天堑询问道华白:“华白,能多久治疗好傅老的病?”

听到罗天堑的询问,华白走上前去查看傅易的伤口。

看完以后,华白微微摇头然后说道:“伤势确实在好转,但是恐怕一时半活儿还完全好不了。”

听到华白的话,罗天堑眉头皱起的说道:“我们找到宇琪以后,便需要马上离开,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罗天堑的话让傅易面容严肃了起来。

“天堑,你们先去寻找宇琪,我就独自留在廊曼便可以了!之前不是也说了吗?莽荒已经给我的限制解除了。”傅老说道。

听到傅老的话,罗天堑眉头微皱。

“傅老,如果你不离开,我怕你受到生命危险。”罗天堑道。

虽然莽荒已经给傅易解除了限制,但是莽荒对傅易的恨还在心,再加上这一次莽异已经死了,他一定会对傅易动怒的。

虽然傅易明白这些,但是他还是义无反顾的留在廊曼。

“我必须留在廊曼,不然的话会被怀疑。”

“这样的话,你们的机会也会被提早发现!我只有一个要求,把我的女儿带走就好了,我希望他能过上一个美满幸福的生活。”傅易面带笑容的说道。

傅易说完话以后,眼光移栽了华白的身上。

“我家丫头姓心害羞,可能有些话他不方便说,看出我的女儿对你很上心,也能看出你对我女儿也是有一丝的用心,我们都是过来人,我把女儿交给你保护我会感觉到安全。”傅易说道。

听到傅易的话,华白一愣,然后好奇的说道:“傅老,为何你会这样说呢?我只是单纯的保护你们。”

此刻的话说出以后,华白的脸色红润了起来。

看着傅易面带笑容的模样,罗天堑也是轻轻点头然后拍了拍华白的肩膀说道:“有一些东西,不说也能感觉到,所以也就没有什么了。”

罗天堑的话让华白无法反驳,然后只能轻叹了一口气,眼神坚定的看着傅老说道:“傅老,你放心,我一定会拼尽全力的去保护她。不会让她吃一点苦。”

看到华白如此坚定,傅易笑了笑道:“既然你答应了我,那就一定要好好的照顾她。”

三人面容皆是笑容。

而这时候,傅轻语突然冲门而入,进来以后立刻关上了大门。

“怎么了轻语,见你这么急急忙忙的跑进来有什么事情吗?”傅易面容恢复原状的说道。

傅轻语一起略带着激动的说道:“你们知不知道,莽异死了!”

“死的不明不白!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怎么死的。”

而此刻罗天堑三人的表情却是很平淡。

傅轻语见到三人平静的面容,然后心一紧的问道:“意思你们都知道了?还是说,莽异就是你们杀的?”

傅轻语脸上苦楚一抹盎然,现在他也不知道为何会这样。

罗天堑看着傅轻语的然后轻叹了一口气的说道:“确实,莽异是我们杀的,他这样的人渣活在这世上,没有任何用。”

听到罗天堑的话,傅轻语看着傅易和华白,然后说道:“意思这件事情,你们已经谋划很久了?”

傅轻语双目紧紧的盯着华白。

华白微微一笑的说道:“是的,这件事情在很久之前已经策划了,但是他对傅老出手,这才是导火索。”

听到华白的话,傅轻语倒吸一口凉气,往后退了两步。

眼神迷离地看着眼前的三人。

“你们居然瞒着我这么久。”傅轻语语气略带不悦的说道。

见到傅轻语不悦,傅易立刻解释道:“孩子,有些东西不是我不想告诉你。只是我觉得告诉你会让你危险,如果这件事情失败了的话,我也不想连累与你。”

听到傅易的话,傅轻语整个人的眼眶开始泛起泪花。

“其实我并不害怕,所以你们也不用瞒着我,以为我觉得这件事情跟我有关,最坏的打算如果你们出事,那我一定也不会苟且偷生。”傅轻语说道。

傅轻语虽然看上去软弱,但是说出的话却让人震惊。

没想到一个女子,小小年纪,既有如此的壮举。

见到傅轻语的楚楚可人的模样,傅易也是有一些不舍,然后看向了罗天堑和华白二人。

罗天堑见到傅易的眼神,然后语气平淡的说道:“既然你都知道,我们就没有什么可以瞒着你的了,那就有意思的跟你交代吧。”

傅轻语微微点头,然后看向了罗天堑。

“这一次,我们的目的是推翻南国,让马克国主宰南国。”罗天堑道。

听到马克国的名字,傅轻语一点儿都不陌生。

对于这样的一个过渡,是他梦寐以求的地方,但是却因为父亲的愿因,一直没有去。

所以傅轻语也只能对这个地方望尘莫及。

“马克国不是以和平为主?为何会主动的发起侵略?”傅轻语严肃的问道。

罗天堑微微一笑说道:“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没有绝对的正义,也没有绝对险恶。”

“马克国虽然很小,但是他们和平共荣,但是为了生存,他们只能选择战斗。”

对于罗天堑的话,傅轻语微微点头表示赞同。

确实也正如罗天堑所说,这个世界本身就是如此,没有办法,安安静静的享受美好生活。

但是罗天堑相信,在马克国统领之下,整个人南极洲应该都是没有任何的问题的。

“那你们接下来的行动是怎样的,麻烦你告诉我。”傅轻语好奇的问道罗天堑。

罗天堑笑了笑道:“下一步计划是去救一个孩子,当救下以后,我们就要先暂时的离开南国。”“轻语,你到时候也跟我们一起离开。”

听到罗天堑的话,傅轻语轻轻点头,然后又摇晃了一下脑袋,然后问道:“你们?”

说完,傅轻语将目光看向了傅易。

傅易摇了摇头说道:“天堑的我们不包裹我,我要留在南国。”

虽然声音很微弱,但是傅易的话却是清清楚楚的印在了傅轻语的耳朵里面。

“不行!您一个人呆在南国实在是太危险了!”傅轻语道。

对于现在的南国,傅轻语是非常清楚的。

如果说自己的父亲一直留在南国,那么很有可能会引来杀身之祸。

“孩子,父亲的伤不适合奔波,所以我暂时不能离开南国,而且我本身就是一个重伤之人,所以莽荒也不会为难与我,也不会认为我是一个杀人凶手!”傅易解释道。

听到傅易满是自信的话,傅轻语心放松一些,但是依旧还是拒绝了父亲的想法。

“如果父亲你要留在南国,那我就陪你一起留在南国。”傅轻语固执的说道。

听到傅轻语的话,傅易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孩子,这件事情不是你自己能够做主的,其他的事情我都可以依着你,但是唯独这件事情不行!”

“你现在已经有合适的身份不在南国,所以你也不应该出现在南国。”傅易语重心长的说道。

罗天堑和华白两人也是点点头。

看着略带着有一些固执的傅轻语,华白走到了傅轻语的面前,然后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这件事情虽然我很理解你的时候,希望你听你父亲的话,你的父亲也想好好的保护你,如果说你你也保护不了的话,他也会自责的。”

“而且,你在南国现在已经不像是以前了,傅老虽然恢复了身份,他家一个侍卫都没有,如果遇到什么事情,他怎么保护你?”

“而他可以以他的身份来压制那些想不安好心的人,所以你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听到华白的话,傅轻语的脸色微微的不甘,但是也只能无奈的接受。

见到傅轻语脸色变化,傅易也算是送了一口气。

“好了,现在暂时不要说了,华白我们先去寻找宇琪吧!不然时间来不及了。”罗天堑道。

听到罗天堑的话,华白微微点头,然后说道:“好!我们现在就出发。”

两人对着傅易父女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们出去忙一下,宇琪找到了,我们再回来安排。”

随后,两人直接几个健步离开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