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0章兄弟之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伊人国国门之处。

在木臣的带领之下,三人很快便达到了伊人国国界之处。

而三人达到的时候,正是入关严查的时候。

木臣拍了拍胸脯自信的说道:“天堑将神,包在我身上!”

罗天堑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既然你有办法,就跟着你就可以了。”

“好的,在这之前要委屈一下天堑将神了。”木臣道。

罗天堑点了点头道:“没事。”

随后那人便朝着入口而去。

三人走到几名关官兵的门口,几名士兵上下打量了一下三人。

“你们是什么地方的?”一名为首的士兵问道。

听到此话,木臣面容没有一丝变化,然后看着面前的士兵道:“你们还不配我说话。”

“识相的话就赶紧走,如果要问我,那请你们的将老大来?”

木臣的话,一字一句展现出自身的威严。

那些士兵开始胆怯起来了。

眼前的词说话如此自信,总感觉他是一个有身份的人,如果惹恼了他。恐怕,吃不了都兜着走。

但是他是一个装腔作势的人,那么老大也会处理他们。

“既然这样,你你们先在这里等着,我马上去叫我们将军。”士兵队长说道。

木臣面容冷淡的说道:“必须快点儿!我有重要的事情,如果耽误了,那么自己心里有数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听到木臣的话,士兵队长也是有一些慌张,然后小跑的离开了。

身后的罗天堑和木华白两人一句话也没有说。

因为他知道,现在就是木臣的表演时刻如果露出破绽的话,那就不好了。

片刻以后,以一个男子为首的一列小队来到了入口处。

“将军,就是他说有事便找你的。”那么士兵说道。

那名为首的男子便是守关的将军,田青。

田青见到木臣的第一眼便将木臣认了出来。

本来严肃的面容现在确实笑脸迎上。

“大人,有失远迎,是我的手下失礼,还请你原谅。”田青面容慌张的说道。

在田青的意识里面,木臣便是北国使者一般。

所以对于木臣,才是非常的尊重。

“无碍,这都是应该的,他们也是做好自己的本分工作罢了。”木臣语气平淡的说道。

“不知道这一次冷木大人前来所谓何事?”田青说道。

“我们做什么事情还不需要你来问。”木臣语气冰冷的说道。

田青知道木臣似乎有一些生气,所以他半蹲着腰说道:“对不起,是我们多嘴了。”

听到了田青的话,木臣微微点头说道:“我们事情比较着急,所以说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田青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没问题!”

木臣看着身后的罗天堑和华白,然后说道:“走吧!”

罗天堑三人百年跟着他们走了出去。

离开了一段时间,木臣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演的不错啊!”华白,面露微笑的说道。

听到华白的话,木臣也是露出了笑容。

“我可没有做过这种事情,没办法,生活所迫!”木臣苦笑的说道。

自己虽然是演戏,但是自己常年做的都是地下工作,所以对于这种事情,他也算是习以为常。

而他们正在路上闲逛的时候,突然,一名北国之前的密探看到了木臣。

“那不是冷木?”

此人是北国的密探,也曾经是冷木的手下。

见到冷木的那一刻,他非常的激动,然后面带笑容的走到了冷木的面前。

“冷木大人!”男子激动的说道。

冷木见到此人,面容一愣,然后语气有一些结巴的说道:“你……你怎么在这里?”

“冷木大人,真是许久没有见到你了!”男子激动的说道。

此刻的冷木无奈的看了看罗天堑。

罗天堑和华白两人面容冷漠,并没有多说一句话。

冷木无奈的看着此人,然后说道:“你先等等一下,我马上过来。”

男子面带笑容和疑惑的说道:“好的!”

然后木臣带着罗天堑两人来到了一处深巷之。

“他是谁?”华白问道。

木臣看了看罗天堑,此刻的罗天堑也是用想要知道真相的目光看着木臣。

“他是我之前的朋友,也是北国的密探。”木臣无奈的说道。

“那就解决他吧!”罗天堑语气冷淡的说道。

而木臣确实恳求的看着罗天堑:“天堑将神,我没有求过你,你也没必要给我薄面,但是他与我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抛开北国,我们更是好朋友。”

木臣看着罗天堑依旧是面无表情。

“噗嗤!”

木臣一下直接跪在了地上。

“天堑将神,我希望你能别杀他!”

看到木臣的模样,华白也是有一些不忍心,然后对着罗天堑说道:“天堑将神,不如算了吧!反正我们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

听到木臣和华白的话,罗天堑轻叹了一口气,然后对着他们说道:“这件事情,随你吧!但是我会告诉你,你绝对会为今天所做的决定后悔的!”

听到罗天堑的话,木臣道:“我不会后悔,他是我的朋友,也是我出生入死的兄弟。”

“对于北国,我已经没有人任何的希望了。”木臣语气淡漠的说道。

听到木臣的话,罗天堑并没有多说。

“那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和他说清楚!”木臣道。

听到木臣的话,华白点了点头:“快去吧!别把所有的东西都说出去了。”

木臣点了点头,然后便直接离开了小巷。

华白在一旁看着罗天堑,然后安慰道:“天堑将神,不管放在谁身上,确实都是情理之的事情!”

罗天堑轻叹了一口气,然后低声说道:“但愿是我想多了。”

木臣来到了自己朋友的面前。

看着面前这个小时候的玩伴,木臣多出了一份感慨。

想到了当初冷厉将自己抛弃,现在对北国没有任何的感情。

看到自己的同伴还被这样的思想所束缚,他也是没有办法,

“冷木,刚才那个俩个是谁?”冷却问道。

木臣面容严肃的看着冷却:“不知道的就不要多问,否则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木臣问道。

冷却笑着说道:“我们潜伏在南国的人潜伏久了,需要更换,我也算是可以会北国了。”

听到冷却的话,木臣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这样一来,冷却也算是安全了。

但是后面冷却的话,让木臣整个人脸上露出了慌张。

“冷木,这一次回去,好像大祭司让我离开南极洲,去什么神秘的地方我也不知道。”坑却说道。

木臣眉头微微一皱,这不就是和自己是一模一样的吗?

“冷却,回去可以,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再为大祭司效力了,退出冷家军!”木臣真诚的劝说道。

听听到了木臣的话,冷却眉头微微皱起的说道:“你还是不是冷木?”

“听你的话的意思,你退出了冷家军?”

木臣点了点头,然后道:“相信我,千万不要去,北国,大祭司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他们为了自己获利,可以抛弃所有的东西,而我就是北国抛下的一名弃子。”

听到了冷木的话,冷却脸色沉闷了一会儿以后语气低沉的说道:“既然你现在不是冷家军了!那么以后我们就算了吧!你也不再是与我出生入死的兄弟!”

听到冷却的话,木臣的脸色微微难看。

“没想到在你心,兄弟情在你的信仰面前这么不堪一击!”

冷却语气低沉的说道:“你走吧!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说完以后,便转身离开了。

而离开之时,只留下了一句话:“你最好不要做任何对不起北国的事情,如果你做了,那么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

随后,冷却消失在了人群之。

此刻,罗天堑和华白两人走了出来。

“木臣,你所坚信的东西和他们不一样。”罗天堑语气淡漠的说道。

木臣遗憾的叹了口气,然后说道:“没想到这么不堪一击的友情!”

一旁的华白确实安慰的说道:“我们现在也算是战友情,所以你一直都有战友并肩作战。”

罗天堑确实面容淡漠的看着人群川流不息的人。

“需要动手杀了他吗?”

听到罗天堑的话,木臣整个人一愣。

虽然冷却确实有一些固执,但是他还是自己的朋友,总有一天他会明白自己的良苦用心。

“算了。天堑将神,就当我与他的决裂吧!”

罗天堑点了点头,然后拍了拍还有一些颓废的木臣笑着说道:“别颓废了,感觉走吧!”

听到罗天堑的话,木臣抹去了脸上的遗憾,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虽然自己刚才说的话让冷却没办法接受,但是迟早有一天他会明白的。

而且现在他还有罗天堑和华白两位为他出生入死的战友,珍惜眼前他还是明白的。

然后便跟快步的追上了罗天堑和华白两人。

见到木臣恢复,华白脸上露出笑容的说道:“木臣,我们永远是你忠实的后盾!”

木臣高兴的点了点头:“谢谢你们对我如此信任和好,我会发挥出我的作用的。”

听到了木臣的话,罗天堑点了点头,然后笑着说道:“嗯!不要想太多,抓紧时间赶路吧!”

说完以后,三人骑上马,快马加鞭的朝着规划好的路线前行。

而离开的那名冷却,面容疑惑和不解。

为何冷木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让他匪夷所思!

回想了了冷木身后的两人,让冷却开始起了怀疑。

“这两人是谁,很有可能就是他们给冷木洗了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