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6章拜师请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女子看到丈夫清醒,立刻上前查看情况。

“你没事吧!”

直接一把将男子抱住了。

两人幸福的拥抱在一起。

看到情况,全场的人不仅仅是惊叹,而且是赞赏。

为首的那名医师,面色难看。

但是对于华白的医术手法非常好奇。

自己毕竟技不如人,所以自己刚才说来也是惭愧。

然后也是走到了华白的面前,单膝下跪,用最隆重的仪式象华白道歉。

“对不起,神医!刚才是我太过狭隘,请原谅我。”男子说道。

华白,面容淡漠的看着男子然后将其扶起说道:“没事,医者仁心,我们都是为病人病情着想,出发点是一样的,无需道歉。”

罗天堑和木臣两人看着华白对此事的从容,也是微微点头。

未与那名医师多说话,走到了那对夫妻面前说道:“病人现在不适合再做苦力,所以不要长时间的这样做事情了。”

“如果下次病发,恐怕就是思路一条了。”华白道。

女子激动的看着华白,然后连忙点头,掏出了一袋钱。

“这里有两金子,谢谢你救了他。”女子将一个钱袋给了华白。

华白没有拒绝,眼下他们本来最缺的就是钱,所以也是直接收下了。

“你赶快扶着他回去休息吧!他的病需要静养。”华白说道。

女子听后,点了点头然后扶起其丈夫便回家了。

然后围观的路人也都慢慢散去,只留下了罗天堑三人和那个医师。

华白将钱包递给了罗天堑,然后说道:“这是刚刚得到的报酬,天堑将神,您拿着。”

罗天堑点了点头,结果钱包,然后给了木臣。

“木臣对这里比较了解,钱就交给他保管吧!”罗天堑道。

木臣面容显得有一些紧张。

没想到天堑将神如此信任自己。

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无能之人,何以得到天堑将神的如信任。

罗天堑见到木臣的神情恍惚,拍了拍木臣的肩膀说道:“拿着!”

木臣狠狠的点了点头,然后接过了罗天堑手的钱包。

“等等!”

三人正准备走的时候,身后的那名医师大喝一声。

木臣眉头微微皱起,眼略带着愤怒的看着那名医师。

“刚才的事情我们未与你计较,你还想怎样”木臣大喝一声。

医师面容有一些惶恐,然后看向了罗天堑身后的华白。

“这位神医医术如此高明,见几位是外乡人,一定没有歇脚之地,不如先去我家坐坐,吃顿便饭如何?”医师道。

罗天堑眉头微微皱起,然后看向了那名医师。

而身后的华白和木臣两人观望着罗天堑,等罗天堑答复。

虽然罗天堑很不想去,但是木臣已经离开这里一段时间,最近的情况怎么样也是不知道。

如果有人打听,那边是一件好事。

看着这名医师面带笑容,并无恶意,罗天堑也是微微点头答应了。

听到罗天堑的话,那名男子立刻上前说道:“还没来得及自我介绍,我叫韩寒,是这里的医师。”

罗天堑点了点头,并没有自报家门。

韩寒也没有想多打听关于罗天堑的事情,而是眼睛直直的盯着华白。

“不知道这位医圣怎么称呼?”韩寒看这华白问道。

华白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向了罗天堑。

罗天堑点了点头,毕竟华白的名字没人知道,说出来也不会引起人注意。

“我叫华白。”华白干脆利落的说道。

“你还请不请吃饭,已经饿了。”木臣在一旁催促道。

罗天堑也是点了点头。

毕竟不能与这些陌生之人交谈,如果交谈的套多,恐怕会输出不该说的话。

“好好好,几位跟我来,前方不远就是我家。”韩寒说道。

韩寒在前面道路,身后的华白小声的在罗天堑的面前说道:“天堑将神,你觉得此人有可疑的地方吗?”

罗天堑摇了摇头并没有觉得有什么蹊跷之处。

“可是为什么感觉他一直盯着我?”华白无奈的说道。

身后的木臣笑着说道:“这还用说吗?肯定是羡慕你得医术,你放心,只要他敢乱搞什么,那么我就一定会解决他的。”

防人之心不可无,自然是正常的道理。

跟随韩寒走了些许时间,然后便到了他的家。

此人院落里面摆满了药草,一股药香飘过。

华白走进一看,便将这些药材全部识别出来了。

“天堑将神,没有毒药,放心。”华白对着罗天堑说道。

听到华白的话,罗天堑点了点头,警惕的走进了院子里。

“几位,先做一下,我马上去准备。”韩寒说道。

而韩寒刚想起身,就被华白拦住问道:“为什么要请我们吃饭?”

虽然确实韩寒解释是因为道歉,但是华白根本不相信韩寒。

无功不受禄,天下没有白吃的晚餐。

韩寒面容有一些无奈,欲言又止。

“这样,你们等我吃饭,吃了再聊好吗?”韩寒问道。

“说!”

华白没有继续韩寒的话题,只是双眼登着韩寒。

看着华白的模样,憨憨只能低下头,轻叹一口气说道:“唉,既然你要一直问,那我就直说了。”

华白眉头紧皱,开始防备起来。

“其实你也不用那么紧张,我只是想拜托一下你。”韩寒无奈的说道。

华白一脸疑惑的看着韩寒:“拜托我?我俩刚刚认识,有什么可以拜托的?”

听到华白的话,韩寒笑了笑,然后说道:“我想拜托你教我今天下午你所救人的方法!如果愿意,我甘愿拜你为师!”

听到此话,华白一愣。

自己现在还是药老的学徒,收徒弟这种事情望不可及。

没想到今天居然有人会因为针灸的事情拜他为师。

华白此刻不知如何丝毫,只能眼巴巴的看着罗天堑。

罗天堑微微笑道:“我们只不过是路人,何必如此?”

韩寒面容激动的看着罗天堑说道:“不管你是不是路人,我只是想学华白医圣的医术。”

“我从未听过如此救人之法,今天眼见为实,所以非常敬佩,所以我下定决心,要拜华白为师!”

韩寒的话语坚决,让华白没有迂回的余地。

华白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轻叹道:“我是不会做你师父的!”

听到华白的话,韩寒眼露出了一抹失望,非常沮丧且不甘的看着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