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1章过河拆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按照地图上的线路,罗天堑和凤女走进了流亡山。

从地图上走,往往看似危险无比的山路险地,实际上却有一条安全的路。

可那些安全的地方,却躺着枯骨或者是干尸。

并且,罗天堑似乎闻到了这条路上有一种异样的香气。

应该就是这种香味,让周围的毒虫都不敢靠近。

虽说罗天堑不怕毒虫。

但是经过凤女提醒之后,万事都一定要小心。

万一有流亡藏书没有提及能够伤害宝血的毒,那就会阴沟里翻船。

并且,在罗天堑和凤女走过这条路之后,似乎路上的植物都开始干瘪,枯萎。

植物枯萎的速度很快,并且毒虫也开始迅速的趴在他们走过的路上。

“路,竟然是一次性的……意思就是走过之后,不能回头了么?”

罗天堑声音略有沙哑。

凤女则是很镇定。

“不需要回头,拿到华虞留下的东西,必定还有其他的出路。”

罗天堑眉头紧皱,他回头望了一眼。

北夜子,被落下了。

没有进来,恐怕也就没机会进来了。

若是被王宫的人抓了,他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虽说他和北夜子没有多好的关系,但北夜子从上官云之手救他。

又加上这一次来东极洲,北夜子出的力绝对不少。

卸磨杀驴的事情决不能做。

罗天堑也不是这种人。

“有那双眼睛,你不用担心他,只剩下他一个人,他肯定会更小心。”凤女就像是看穿了罗天堑的心思,开口道。

罗天堑没有再说话了。

两人专心的往前走去。

山昼夜交替很快,一路走过,罗天堑看到了不少的尸骨。

甚至在他们这条路上,还能够清晰的看到别的地方有陷阱!

那些陷阱,是除却了这个角度之后,绝对看不见的。

而且,他也看到了破金。

很多陷阱都是弩箭一类,使用的材质都是破金。

若是无心之下被射,即便是将神都难以保命。

救人者,杀人更恐怖,那满地的尸骸已经说明了这一切。

可罗天堑却丝毫不觉得华虞心狠手辣。

这山前有碑,碑上有,已经写了东极莫入。

再进来的人,无非就是贪婪,贪婪之下被杀,也是正常付出的代价。

两日后,两人来到了地图的尽头。

这是一座小小的药庐。

木头的围墙,发满了嫩芽。

很多木头都是入土则活,就算是没有根,也能长出来新的,只不过被斩断了枝干,没有机会再变高而已。

历尽千年,这里应该都没有来过人。

围墙上除却新芽之外,也有很多粗枝了。

墙间是一道院门。

此刻院门也被一些粗枝挡住,新芽之下,能够看到一块木匾,以及三个正平和的大字。

“炎黄庐。”

罗天堑眼略有复杂之色:”炎黄……”

他心轻叹,这华虞至死都想要回到炎黄洲,回到西蜀,可终其一生,都没有办法,如今尸骨都在海面上飘荡千年,不得善终。

凤女抬手,枝叶落尽!

整面围墙都变得干干净净!

并且露出来了一条小径。

她抬腿往前。

罗天堑伸手拦住她:“已经到地方了,还是小心一些,未必庐内没有什么陷阱。”

凤女忽而若有所思,她轻声道:”你也算谨慎,你和华虞同样来自西蜀,他如此念及故乡之土,想必这药庐内,若是有什么陷阱,也应该是西蜀有的,你走前面吧。”

凤女退到了罗天堑的身后,面带轻笑。

她没什么杀机,也没露出来什么恶意。

可她的话语,行为,却是让罗天堑先去涉险了。

罗天堑深吸了一口气,他也没多开口。

和凤女讨价还价,本身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刚才她露那一手,已经显露出来几分实力,恐怕也有些警告的意思。

虽说现在到了目的地,但是也让罗天堑,不要动什么歪念头。

内劲覆盖至全身,灌注进入身上的殒金内甲。

罗天堑取出来了殒金板刀,然后才小心翼翼的踏入了院门内。

院内,青石铺就的小径,直通正院落间的堂屋。

堂屋之有一个火炉。

炉子微微燃烧着蓝色的火焰,在上方,吊着一个药炉,药庐在微微转动,微微的药香飘散出来。

罗天堑正准备继续往里走。

忽而他猛地停顿下来。

因为他忽而察觉到了一些问题。

他们的目的地,应该不是这个地方。

凤女曾说过,王尊会成为钥匙,死骨毒就是钥匙。

王宫之的人这些年也在培育死骨毒。

至少这里,没有任何有用上死骨毒的东西,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

罗天堑回过头后,却瞳孔紧缩了一下。

因为凤女,竟然消失不见了……

”凤女?“罗天堑喊了一声。

他的声音,形成了一阵回音,在院子里回荡。

罗天堑眉头紧皱,他直接退出来了院子。

左右四看,凤女的确不在……

他瞬间入势,感知散开之后,便是眉头皱紧的更加厉害。

周围凤女也不在……

而且似乎因为他们的来到,这一片山域的毒虫,都全部跟来了。

稀稀疏疏的声响之,肉眼可见,院落外毒虫正在密密麻麻的爬来……

甚至其还有嗡嗡的声响。

几分钟后,院子外面的地面,全部都爬满了毒虫,树下还盘旋着不少土色的马蜂。

看到这马蜂的瞬间,罗天堑就头皮发麻。

果然,这流亡山之也有万峰毒!

瞬间,内劲灌入殒金板刀之,罗天堑万分戒备!

不过他也发现了问题。

这些毒虫,似乎没有靠近院子。

他还站在院子门槛上,最近的毒虫,也距离院门有三米外。

眼皮狂跳,背上也是冷汗直冒。

走出去?那是断然不可能的了……

这样走出去,绝对会有毒虫到身上。

山毒虫数之不尽,未必没有别的陷阱。

刚才那条路,也已经被毒虫挡住了。

罗天堑此刻也很心悸。

问题不可能那么简单,凤女故意甩下他,离开去别处,很可能会直接将他抛下。

如果他不能尽快找到凤女,或是有办法离开这里。

那他就走不掉了……

眼皮跳的越来越厉害,毒虫,也在缓慢的靠近。

罗天堑回头盯着小径外的堂屋。

这里面,绝对有什么药物,让毒虫不敢靠近。

找到那种药,他就可以凭借来路返回。

如果没有药,绝对无法避开毒虫。

思绪转瞬间捋清,罗天堑便走进了小径内!

他进去的时候,更是万分警惕,随时戒备着周围的一切。

不过,却没有发生任何的风吹草动。

没有什么暗器,也没有什么陷阱。

反倒是身后的毒虫躁动疯狂起来。

就像是罗天堑进去了之后,它们没有机会杀了他,令它们疯狂!

深吸了一口气,罗天堑正要往里。

他的脚步抬起来之后,又再次收回。

青石砖上,他发现了细节的问题。

沉凝片刻之后,他跨出一步,越过了一块砖,踩在了第三块上。

紧跟着,他又朝着另一侧的砖上跨过几步。

看似毫无规律的走法,却暗含西蜀易经卦之的阵法。

每块砖,都围绕着一个阵,如果走错一块,不是在生路上,就会触发机关!

罗天堑已经肯定,这里绝对有机关,否则,也不会留出生路……

直接不管这些砖块,飞跃过去,凭借他的实力也不是做不到。

不过,他也认为,华虞不可能露出这么明显的破绽。

一步一步谨慎往前,罗天堑足足花了一个小时,才走到堂屋的门口。

他眼皮微跳了一下。

因为他看见,堂屋里面,火炉后方就架着一个弩箭架子。

箭上弦。

随时蓄势待发……

瞄准的方向,微微向上。

正常发射,绝对碰不到走在石砖上的人。

不过却能够射杀飞跃起来的人!

至于其他的陷阱,罗天堑就没看见了。

他的目光,落在了那个药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