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章机会来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半晌之后,他忽而定定的看着胡兵。

胡兵本就不知道北夜子的能力。

双目对视之下,胡兵的身体僵硬,眼神也呆滞了下来。

几秒钟之后,北夜子坐下。

他笑容满面,淡然的说道:“和我介绍一下你的国家吧,让我看看他的实力,有没有能力作为北夜洲的先驱。”

胡兵呆滞的眼神,缓慢的变得恭敬起来,他单手按在胸前,行了一个礼。

然后开始回答北夜子的问题。

……

雅女山庄。

罗天堑给李九牧处理了所有的伤势。

至少现在李九牧脱离了生命危险了。

李九牧斜靠着坐在墙边,嘴角叼着半只烟,猩红的烟头不停的吞噬烟丝。

房间里面还有不少血腥的味道。

李九牧咳嗽了两声。

“最后一天,你不能再出去了,希望他们能守住。”

罗天堑坐在药庐旁边,他身上的伤势几乎彻底恢复。

只不过他身上的殒金铠甲已经破破烂烂。

包括他的兵器。

天谴重刀其一把被洞穿,无法拼接,半把重刀失去了作用。

最后一把没有损伤的普通金属长刀,根本无法作战。

刀,竟然只剩下一把殒金板刀。

一战下来,损耗了四五件兵器。

“破金,很麻烦。”罗天堑低声喃喃。

“不解决破金,什么武器都没用。”

他并没有去接李九牧的话。

李九牧趔趄的站起身,声音沙哑道:“你还想出去?他们就在等你出去!”

罗天堑扭过头,和李九牧对视。

“等一天,或许这一天之后,外面的百万将士,已经成了百万尸骸!”

“九牧,伊人也在外面。”

“或许宿命如此,这一天,我是没办法等下去的。”

“你在这里,就不要再出来了。”

罗天堑站起身,他低头盯着地上的弓和箭。

破金,他想不到解决的办法,正面迎敌,如今上官云之和他们的人会和,更不可能是对手。

弓和箭,也是偷袭的机会之一。

李九牧面色骤变。

他挡在了出口的位置,死死的咬着牙,几乎牙关都要出血。

“不要冲动,如果他们能守住一天,就要相信他们,如果他们守不住,上官云之不能够屠戮全部人的话,你也不能出去!”

“一天,天堑!”

“你对于西蜀太重要了。”

“若是一切都成了定局,你更不能去送命!”

罗天堑单手推搡李九牧。

李九牧没动。

虽然他伤重,但是他依旧有内劲。

罗天堑也能用,可用了就离毒发不远,所以他没推开李九牧。

“九牧,你不理解,我不强求,不要拦着我。”?李九牧死死的盯着罗天堑的脸。

半晌之后,他才发现罗天堑没有丝毫神色的变化。

他才清楚,拦,是拦不住的。

“我和你一起出去,如果要死,也是死在一起。”

李九牧干脆直接转过身,朝着通道之上走去。

罗天堑眉头紧皱。

李九牧一边走,他还低声呢喃:“接任了天堑,我也没做什么让将士值得称赞的事情,对不起这个名号。”

罗天堑哑然失声。

顺着一起往地道上方走。

忽而,身上的通讯器震动了一下。

罗天堑直接取了出来。

卫星信号的通讯器,即便是在地底也有信号。

这是影龙打过来的卫星电话。

罗天堑马上按了接听。

炮火的声响从通讯器之发出。

影龙微颤的声音传来:“暗王,您终于接了,您没事吧?”

之前罗天堑坠湖,再到上官云之受伤。

他们虽然在搜查,也在继续开炮,甚至面临地方的偷袭刺杀。

但是影龙没有放弃用通讯器联络罗天堑。

此刻,终于联系上了!

罗天堑嗯了一声,立即问道:“我没事,现在战局如何了?伤亡多大?”

“仇睿战死了……导弹营损失了大半,其余战士没有损伤,我们正在搜查上官云之的所在之处。”

影龙的声音变得格外的凝重。

罗天堑瞳孔陡然紧缩了一下:“搜查上官云之的所在之处?”

“没错!之前上官云之将您击落湖之后,他加入战斗。”

“他太狂妄了,被仇睿用殒金炮击,应该是在濒死边缘……东极洲的人也发了狂,所以暗杀了仇睿……”

影龙明显还没说完。

罗天堑的的身上,陡然爆发出强烈的杀机。

他声音沙哑,一字一句的道:“你说,上官云之重伤!?”?“过去多长时间了?”

罗天堑的声音急促无比。

他死死的捏着通讯器,竟然有了一丝气恼的情绪。

因为东极洲的人,是有一种药,能够快速回复的。

“大约五小时了……之前我就一直在联系您,这是个机会,可您和李九牧都不在。”

“过去这么长时间,上官云之可能已经凶多吉少。”

“影龙,你们全力拖延时间,不要对碰,上官云之是不会死的。”

“东极洲的人还没有全力死战,就代表上官云之应该在回复,否则他们早就发狂了。”

“或许,还有机会。”

通讯器挂断,罗天堑的身上,涌现了一股更强的杀机!

李九牧当然也听清楚了一切。

他的心跳也格外的快。

然后他死死的盯着罗天堑,一字一句的说:“让我来用你的弓,如果不到必要,或许你不用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