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8章: 一个笑话(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还要用这舰船,否则的话,这一刀,我就会让它沉寂在这北夜洲的海底!”

北夜皇声音冰冷,看影龙的眼神,仿佛看向一个死人。

在北夜皇身后落下的,赫然便是漠河!

漠河的脸色格外难看,他死死的盯着影龙,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早就应该杀了你,而不是留下你这个祸患!”

影龙讽刺的嗤笑:“哦?祸患?”

“你,才是祸患,只是西蜀太过大度,没有发现你这个小人,否则的话,暗王岂会让你活到今天?”影龙的话语,丝毫没有给漠河留下任何颜面。

漠河面色冰冷到了极点,他低声说道:“皇,让我杀了他。”

北夜皇摇了摇头,说道:“这样杀了他,太便宜他了,我会让他死于北夜洲的极刑之下。”

说话之间,北夜皇往前走了两步,话语之中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威严:“你将北夜子,藏在了什么地方?”

“北夜子?”影龙眼中露出恍然之色,他目光凌厉无比:“他叫你皇,看来你就是北夜洲的至强者,北夜皇了。北夜子的父亲?”

北夜皇一挥手袖,冷哼了一声:“你还不跪下,臣服于我?”

影龙呸了一口唾液,眼中轻蔑无比:“我只忠于暗王,忠于天堑,北夜皇,在我看来,你也不过是一个笑话,保卫不了自己的臣民,让百姓成为堕亡者的血食。”

“现在你北夜洲损失惨重,又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耀武扬威?杀了我又如何?你们以为,还能留下这些舰船么?”

影龙忽而肆意狂笑了起来,他的声音一瞬间冰冷刺骨:“每一艘舰船,包括母舰之上,我都令人设下了自毁的爆炸程序,只有西蜀能用这些舰队,你们北夜洲,到最后什么都得不到!”

北夜皇眼中的怒火几乎滔天。

漠河脸色微变了一下,他忽然说道:“不对劲,舰船一共三十艘,有一部分在这里,还有一部分在岸边,他们绝对是逃不掉的,还少了十艘!顾伊人,不在这船上!”

转瞬之间,漠河就直接说中了重点。

他直勾勾的盯着影龙,一字一句的说道:“顾伊人,逃走了对吧?夜子也在那些船上?”

影龙面色冰冷,他并没有说话。

北夜皇直接说道:“漠河,控制住他,先让他去终止所谓的爆炸程序。”

漠河直接朝着影龙走去。

影龙并没有躲闪,他眼中嘲讽更多。

“你们觉得,我已经中招过一次,没有其他准备了么?”

“那程序并不是我设置的,是谁我也不知道。”

“呵呵,说不定他已经被你们的人杀了,你们想要知道怎么阻止,不只是不能再杀任何人,还得你们有足够的时间,去控制了我们剩下的所有战士。”

影龙不只是眼中嘲讽,嘴角更是勾起了笑容。

“没有任何人能够侵犯西蜀的领土,北夜洲在我看来也不过如此。你们强不过当初的西欧,更强不过暗隐家族,你们其实令我有些失望。”

“放肆!”

漠河声音阴翳到了极点,他低吼一声,直接就来到了影龙的面前。

“我不相信你说的话!”

漠河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影龙的双眼,他双手陡然按住了影龙的额头两侧太阳穴。

“没有再用那些烦人的玻璃了么?”漠河喃喃。

他的瞳孔紧缩成一点。

也就在这时,漠河忽然觉得,他眼前的世界,开始旋转了……

本身他是要控制影龙。

可影龙的身体,却倒转了起来。

然后,漠河看到了一具无头的尸体,他的瞳孔开始涣散。

咔嚓!

一声刺耳的声响。

一柄宽至门板的刀,刺穿了甲板。

一道满头白发的身影,站在了影龙的面前。

影龙身体呆滞了,他瞪大了眼睛,身体颤抖无比的看着面前的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