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章 生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夜晚,漆黑无比。

白沙俄联盟国,南部荒原。西蜀以北,则是白沙俄以南。

空气中都带着一股干冷的气息,地面荒芜开裂。

很多地方都有巨大的弹坑,地面本身的杂草似乎都被焚烧干净,难闻的焦糊味道,还混杂着血肉烧糊了的气息。

白沙俄联盟国组成的探查队伍,正在一点点的搜寻痕迹。

深夜转瞬即逝,阳光笼罩大地的时候,他们已经完成了搜索,然后无功而返。

没有任何人注意到,在十公里以外的一处低洼河流旁,有一个人。

他身上紧贴着似乎融化了的铁片,看起来很是凄惨。

阳光之下,铁片反射着一点点银金色的光芒,不过大部分是被漆黑所覆盖。

他趴在地上,和一具死尸无二。

水流冲刷着他半个身体,就在这时,他的右手手指,忽然颤动了一下。

紧跟着他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罗天堑觉得浑身都撕裂了一样的疼痛,不光是身体的肌肉,骨头都在剧痛。

还有殒金铠甲和皮肤几乎融合在了一起,更让他动一下,都觉得疼的钻心。

刚站起来,他就砰的一声重新摔倒在地上。

河水冲刷之间,流出去的是鲜红的血液。

更为可怖的是他的脸上,也有一道狰狞的伤口,从眼角穿过颧骨,一直到了下巴,半张脸没有丝毫幸免。

半晌之后,罗天堑挣扎着站了起来,他低吼一声,往前迈出了几步,缓慢的走着。

他整个人都有些浑浑噩噩。

之前在半空中,本来气浪已经成了让他可能以伤换命的契机,可那突然冲向他的导弹,却成了最大的变故。

他凝聚内劲,一掌击中弹头,想要借力躲开,却没想到提前将其引爆!

当时他就遭到了重创,一枚导弹的确不足以杀了他,尤其是在他开始防备的情况下。

可是高温却让变薄的殒金铠甲很快融化。

最后他还是勉强维持意识的清醒,本能的跟着气浪提供的反冲力,尽可能的减缓坠落的速度。

罗天堑死死的捏着拳头,心中全都是对于生存的渴望。

自己,不能死!

伊人还在汉宫等待。

如果自己死了,蜀都会发生很大的变故。

整个西蜀也会动荡起来。

视野之中,全部都是荒芜。

罗天堑走了约莫一个小时左右,他的身后拉出来了一条长长的血脚印,眼前终于看到一些土块垒砌的民屋。

仅存的气力消耗的干干净净,罗天堑缓慢的倒在了地上。

耳边的声音有些嘈杂,一会儿有又变得安静,紧跟着又是一些争执的声音。

罗天堑觉得自己的嘴巴忽然被撬开了,被放进了什么东西,感觉像是木头。

说话声变成了一个,却是他听不懂的语言。

应该是白沙俄语。

下巴的位置被用力拍了一下,罗天堑身体微颤一下,下意识的咬紧了那块木头。

嘶啦!

一声轻响,就像是血肉被分离!

罗天561493555堑死死的咬住了木头,咔嚓一声,木头竟然断了……

他低吼出声音,床榻竟然也在咔嚓一声之中碎裂。

轰隆,他摔进了床内,勉强睁开眼睛,却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是血红色的。

耳边再一次传来听不懂的白沙俄语,那人将罗天堑搀扶了起来。

罗天堑被平放在地上,接着他嘴巴里面被换上了一根铁棍……

血肉分离的疼痛不停的传来,罗天堑身上的汗水混杂着血液一直流淌。

屋子里面都弥漫着血液的腥臭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