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宇智波的叛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父亲!如果您的眼睛在这里,那您现在的眼睛是?”鼬惊奇的看着他的父亲。

  “我现在这双眼睛是另外一个族人的,明知道会失败,那么就不再浪费这双眼睛,戴着眼镜和佐助,现在你去躲着!”宇智波富岳似乎已经下定了决心。

  “父亲!终有一日我会回来报仇的!”鼬半跪在地上,低声哭泣地说。

  “孩子时间不早了!你先躲着吧!现在我出去了!”宇智波富岳只留下了一个孤独的背影。

  “孩子不会辜负父亲的!”鼬对着宇智波富岳的背影喊道。可是宇智波富岳并未回头。

  --分割线--

  “佐助!佐助醒醒!”鼬站在佐助的边床喊道。

  “嗯?尼桑?这么晚了尼桑找我有什么事吗?”佐助稚嫩的脸上带着天真的眼神看着鼬。

  “佐助起床,跟哥哥出去玩!哥哥现在带你出去玩!”鼬强忍着心中的泪水,对佐助说道。

  “真的吗?尼桑!可是现在出去会不会被爸爸骂?尼桑。”佐助天真无邪的问道。

  鼬看着佐助,强忍着想哭的情绪,笑着对佐助说:“这就是爸爸在跟我们玩捉迷藏,爸爸躲着了,让我们去找,佐助。”

  “真的吗?真的吗?尼桑,那我们快去找吧!”佐助开心的说道。

  “好,那你上我背上来,我背你走好不好?”鼬对佐助说道。

  “好啊好啊!我上来了,尼桑!”走出慢吞吞的爬到了鼬的身上。

  鼬背上佐助开始往外跑。

  .....

  这一夜烽火四鸣,惨叫不断。宇智波一族全亡!志村团藏失去双手,三代火影下位,紧急召开火影会议,旗木卡卡西找回自来也、纲手。五代火影自来也上位,奈良鹿久担任火影辅佐。纲手担任原团藏的顾问位置。同时村内传出玄着歹人袭击,失去左眼。宇智波叛变事件告一段落。

  ....

  一年后....

  “嘿!玄!我在这里!”鸣人对着不远处的玄大声呼喊道。

  “看到了!走!宁次!”玄对着旁边的宁次喊道,在这一年当中,鸣人和玄分开了,木叶高层怕玄和鸣人出事,就把他们分开来监督,但这一年当中,玄遇到了宁次,并与宁次成为了好朋友。(由于宇智波叛变的时候,袭击了学校,导致学校摧毁重建,于是宁次和鸣人变成了同一季。)

  “哦~真不知道你和那个妖怪有什么关系,竟然和他玩得来!”宁次一脸无奈的跟着玄走了过去。

  “喂!宁次,我跟你说过鸣人不是妖怪,你再说我可就打你了!”玄狠狠的盯着宁次。

  “谁怕谁呀!打就打!目前我们两个是40:39,我正好想把那局搬回来!”宁次也凶狠狠地盯着玄,似乎在等着他接受。

  “切!谁跟你比啊!”玄扔下这句话过后就向鸣人跑去。

  宁次嘟了嘟嘴,“哼,谁稀罕呀!”说完跟着玄跑了过去。

  “玄!你离开这段日子,我过得好苦啊!!”鸣人抱着玄大声的说。“我想死你了!”别说还有要哭的架势。

  “我看你是想我帮你做饭了!”玄皱着眉头说。

  “嘿嘿嘿!你是怎么发现的?”鸣人不好意思地摸着头。

  “你这家伙撒谎都不会撒!鬼看不出来!”玄扯高气昂的说道。

  “嘿!你们两个,给我闭嘴过来,说话不知道小声点,别给我丢脸!”宁次走了过来,不满的说道。

  这时候玄才注意到周围的人都在看着他和鸣人,只不过目光不同,看鸣人是害怕以及嫌弃,看玄则是仿佛看到一个奇怪的人的眼神。玄立刻明白了,他们一直说鸣人是九尾妖狐,是个怪物,所以才会露出那样的表情,看他的表情,则是因为他们认为应该没有人愿意和一个妖怪交朋友而玄却偏偏和这个妖怪交了朋友。

  “看什么看!再看,小心我把你们眼珠子挖出来!”玄凶狠的对着旁边的人大喊大叫,他明白,鸣人是他最重要的伙伴,他绝对不允许他被别人欺负。

  周围的人纷纷散开,可有一个女孩却站在那里,这个女孩眼睛呈白色,他盯着鸣人,目不转睛,直到旁边的人提醒她,她才往旁边走去。玄看着那个女孩,对宁次说道:“喂!宁次!那个女孩和你有一样的眼睛唉!会不会是你的亲戚啊!”

  “不要管他!一个废物而已!坐用着主家的资源,却是一个废物!像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必要活在这里!”宁次似乎突然性情大变,一改往常的平静,似乎对这个女生带有很大的敌意。

  “喂喂喂!这样的眼神让我很不舒服!就像他们看鸣人一样,我很讨厌这样的眼神!”玄对宁次说道。

  宁次听到了玄不满的声音,开口说道:“怎么你还不服气是吗?那个女生身为族长之女,拥有最高的培养,最佳的资源,却一点成绩都没有!我作为分家,这么努力,却仍然要为宗家服务!”宁次越说越大声,仿佛积压了很久的怒气。

  “不管你怎么说,你都不应该对别人那么憎恨!你这样的眼神以及口气让我很讨厌!”玄不甘示弱。

  周围的人又被争吵吸引了过来,日向雏田也不例外,当听到他们是在讨论自己的时候,她红着脸不敢说话,当他发现宁次越说越生气的时候,甚至还和玄吵起来的时候,她看不下去了,她走了出来。“宁次哥哥!对不起!”她把头埋得很低很低,就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嘿!你不必要道歉!这样的人不值得你去道歉!”旁边的鸣人突然大喊道。“你又没有做错什么!凭什么道歉?我看该出现的应该是这个家伙吧!”鸣人指着宁次的头说道。

  “小子,你是想打架吗?”宁次望着鸣人,愤怒的说道。“一个废物占用了那么多资源!凭什么!我明明比她更有天赋!就因为出生在分家,就必须向宗家低头!”宁次再一次大声说道。

  “打架谁怕谁啊!这根本就不是她的错,根本就是你嫉妒过头!”鸣人也不甘示弱的大喊道。

  “小子!你是叫漩涡鸣人是吧!玄你今天别护着他,我要跟他打一场!小子,你敢不敢来决斗场!我俩来打一架!”宁次望着鸣人,同时对玄说道。

  “走就走,谁怕谁!”说完他们两个便向决斗场走去。